Site Loader

  “这两只是它的孩子吗?”

  那人抬起头,看到红杏身上的衣服虽然不是顶好,却很干净,一双手不像是做过粗活的,心想她可能是县城里的人,他好不容易猎了一只鹿,想着拿到县城里来卖,谁知道那些兔子什么的都卖的差不多了,这头鹿和两只小的却卖不出去。

  若是以往,这两只小的他要放回去的,不杀幼崽是他们打猎的人的一条默认的规矩,不是这次他真的急等着钱用,他是不会把这两只小的抓回来的。

  “是的,你要买吗?小鹿一只一两银子,这头母鹿五两银子。”

  红杏想了想,然后从荷包里掏出银子,前一天季非夜给了她十两银子,让她在市集上要是看到新鲜的东西就给买回来。

  红杏想的是小鹿这种很温顺的生物,买回去养着,等季非夜的孩子出生了,可以给孩子当个伴。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拿出了银子,“便宜一点,我就全部要了。”

  那男子看她是真的想买,犹豫了一下,“那……那你少给五百文好了。”

  红杏看了看,“你把这个搭给我,七两银子我就都给你了。”

  那男人一看,红杏指着的是两只兔子,这兔子他抓的是活的,不过脚被猎夹给夹住了,身上带了些血迹。

  那男人一咬牙应了,接了红杏的银子,然后就把所有的动物一起弄到他早上推过来的板车上,要给红杏送到家里去。

  才走没几步就碰到了孟初冬和孟平,还有程三和贺松也在。

   闺中萌女晨起白嫩可人

  孟初冬诧异的喊了一声红杏,“这是你买的?”

  “主子说让我过来买点儿新鲜的东西,我看了一圈也就这东西最新鲜了,所以打算买回去问问主子喜不喜欢。”

  孟平凑过来看着那两头小鹿,“爹,这是小鹿!”

  孟初冬点点头,“对,是小鹿。”

  程三摸了摸下巴,“鹿肉下酒不错啊。”

  贺松不客气的拿手肘顶了一下程三,低低的喊了一声程叔,语气里的警告意味不言而喻。

  程三却不在意,上去搭住自己学生的肩膀,“孟平,这鹿肉可以回去弄个烧烤架烤了吃,县令大人觉得怎么样?”

  孟初冬应了,看了那猎户一眼,“那红杏你和这位大哥一起把东西送到家里吧,小鹿在后院找个地方圈起来养着,这头母鹿叫厨下料理了吧。”

  红杏想了想,看到他们的手推车,然后从上面拿了一块早上盖在车上的纱布,拿过来把装着小鹿的笼子蒙上了,“当着小鹿的面你们就谈论怎么吃他们的母亲,真的好吗?”

  孟平立刻道歉,“红杏姐姐,对不起。”

  红杏不再理会这群只想着吃的大男人,招呼那个猎户帮着把东西往家里送。

  走到半途,那猎户才反应过来,“刚才那是县令大人?你是县令大人家的丫鬟?”

  “怎么了?”红杏回过头看了那猎户一眼,“我是县令夫人身边的丫鬟,这东西就是给咱们家夫人买的。”

  那猎户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很快又低下了头。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