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迎上慧贵妃蓄满震骇的目光,顾玉青道:“这个大夫,究竟如何,我也不全知道,许多都是传闻猜测,娘娘且先安心,等九殿下就好,就是怕太后娘娘得了信儿心里惦念。”

   一面说,一面目光似有若无朝着尚留在大殿内的沧澜使臣一瞥,“小王爷也在太后娘娘那里,忽的被惊一下,不知会不会害怕,小王爷年纪小,最是经不得吓。”

   慧贵妃当即领会顾玉青的意思。

   倘若墨烬当真串通韩朝恩欲要宫变,那太后必定会被他们控制甚至挟持。

   顾玉青言落,慧贵妃略一颔首,转头对一侧的沧澜使臣道:“好好地宴席,闹出这样的事情来,实在扫了各位的兴,只是韩太傅一直深得太后娘娘和陛下恩宠,此时他命悬一线,太后娘娘那里,不知要如何焦灼,各位且先稍坐,本宫去瞧瞧太后娘娘。”

   慧贵妃语落便扶着宫婢起身,又朝平西王府世子妃道:“你同我一起去,看看松儿可是有事。”

   平西王府世子妃闻言,虽不知顾玉青和慧贵妃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可凭着她对慧贵妃的熟稔,心头已经隐隐浮上不安,当即起身。

   那几个被留在大殿的沧澜使臣登时眼底浮动几丝慌乱。

   刚刚九皇子突然离席,他们就措手不及没有回过神及时作出反应,此时慧贵妃又要伙同平西王府世子妃一起离席……

   几个对视,及至慧贵妃已经绕出矮桌与平西王府世子妃结伴朝大门方向行去,一个沧澜使臣当即起身,“说起来,也有许多年没有向太后娘娘请安了,上次来入朝觐见,太后娘娘还赏了我一坛上品蜂蜜,当时走的匆忙,未来得及谢恩,这些年一直梗在心头不能释怀。我同娘娘一起去。”

   那使臣说着话,亦朝大门方向而去。

   慧贵妃闻言,不动声色含笑点头。

   美玉无瑕的天真女子

   及至看着慧贵妃的身影离开大殿,顾玉青高悬在心的一口气,终是略略松下几分。

   目前为止,她能做的,也唯有如此了。

   希望慧贵妃能赶在墨烬的人之前到达太后寝宫,太后宫中有通往宫外的密道,只要太后和慧贵妃她们躲入密道,就平安无事了。

   慧贵妃前脚离开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有一个面生的小內侍急急赶入大殿之内,一路直奔顾玉青面前,“陛下传您去偏殿。”

   顾玉青心口一凛,越发肯定,她的那些揣测就是事实,不然韩朝恩心梗,满屋子太医围在那里,陛下这个时候传了她去做什么。

   深提一口气,顾玉青偏头看那小內侍,“公公是哪里当差的,怎么先前没有见过公公?”

   小內侍仿佛早就做好准备顾玉青要如是发问,躬身垂首,道:“奴才是新近被调到皇上跟前服侍笔墨的。”

   小內侍语落,顾玉青便道:“难怪面生,原来是新调上来的。”一面说,一面起身,就在她绕过矮桌欲要走出来的时候,又道:“皇上前几日喝茶不慎烫了手,手上一片灼伤好容易结痂,刚刚急急去偏殿瞧韩太傅,手上的伤无碍吧。”

   小內侍闻言,听得莫名其妙,一面低头引着顾玉青朝外走,一面压着心底的不耐烦,道:“无碍,没事的。”

   顾玉青嘴角就勾起一缕浅笑,目光划过途径的几个朝中大臣凌乱讶异的眼神,提脚同那小內侍出去。

   皇上的手并未被灼伤,也没有什么所谓的结痂,小內侍自称是新近调上来的笔墨太监,却是连这个都不知道,就顺着她的话随口胡乱应下。

   那些朝中重臣日日与皇上打照面,当然知道皇上无伤,必定会起疑心。

   大家能在仕途摸爬滚打数年熬到今日的位置,谁都不是吃素的,许多事情,她是占着提前得到消息的先机,才能提前一步安排,而这些朝臣,一个个都是老狐狸一般的心性,此时更是一群老狐狸聚在一起。

   只要撕开一个怀疑的口子,后面的,他们一定会连根带泥,一起挖出。

   一出宴席大殿,登时有凛冽的劲风呼啸扑面而来,顾玉青不由缩了缩脖子,却是转头看见守在一侧回廊下的吉祥,登时一惊,吉祥竟是没有同萧恪一起离开。

   惊讶过后,转而心头苦笑。

   一定是萧恪担心她有危险,特意留了吉祥。

   步子顿住,顾玉青对给她引路的小內侍道:“偏殿的地龙不及大殿里的旺,我身子一向畏寒,公公许我同婢女要一下大氅穿上再去见陛下,可好?”

   为了不刺激到这个公公,更不引起他的怀疑,顾玉青竭力神态从容语调温婉,指了立在回廊下的吉祥,“她就在那里,很快的,不耽误公公的差事。”

   将他回绝的话提前封死。

   小內侍心头急躁,可他们所处的位置又是大殿门口,容不得他对顾玉青态度不恭,更容不得他拒绝,只好不耐烦的点头,“小姐快点。”

   吉祥瞧见顾玉青招手,立刻急急奔来。

   一面接过吉祥怀里的大氅,顾玉青一面道:“这个沧澜国的嫡公主当真是个美人,一会有机会,你可要饱饱眼福。”

   听到顾玉青竟然同她的婢女说起这个,小內侍眼底泛出嘲蔑之光。

   借着廊下灯光和皎皎月光,顾玉青将这份嘲蔑尽收眼底,使劲儿捏了捏吉祥的手,转身朝偏殿而去。

   一远离了大殿的正门,小內侍对顾玉青的态度,当即变不恭起来,及至推开偏殿大门,几乎是粗暴的一把将顾玉青推了进去。

   偏殿的门槛极高,猛不防背后受他一推,顾玉青登时脚下踉跄朝前跌跌撞撞飞扑过去,要不是顺手扶住一侧的屏风,险些摔倒。

   不及站稳,就被殿内剑拔弩张的血腥气氛催的脊背汗毛站立起来。

   耳边传来皇上的怒吼声,“韩朝恩,你竟然骗朕,枉朕这些年对你恩宠有加,你竟然是沧澜的细作!”

   嘶哑的吼声里,带着滔天的愤怒。

   顾玉青气息一颤,果然……

   扶着屏风站稳,朝皇上看去,只见皇上怒目圆睁面色铁青坐在桌案前,一左一右,是墨烬和墨灵。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