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时了了看着他,一时失了神。

  直到耳边传来男人沉沉的笑声,由胸腔透出的声音一下让她烧红了耳根,“你……装睡!”

  时了了瞪他,眸光都透着羞涩。

  “这么羞?当初是怎么说要做我女人的?嗯?”男人屈指在她鼻子上刮了刮,长长的尾音撩人又性感。

  他曲起手臂撑在她头侧看着她,偏头在她肩头那片淤痕上吻了吻。

  原本这是要上药搓开的,但是有接骨医生不让,怕经过重击后的骨头有问题,要慢慢养,慢慢等淤青消散。

  时了了脸红不已,那次不过是特殊情况罢了,事情一过去,她就像乌龟缩头一样又缩回去了。

  “那那那那是你不同意的,你起……”

  话没说完,他的唇便落在她的唇上。

  她趴在床上,接吻并不方便,季璟浅尝辄止便松开她。

  四目相接,时了了想转过头去,季璟微微一笑,按住了她的手,“躲什么?开个玩笑罢了。”

  “我想睡觉,我还困。”

   浅笑梨涡美女新年红农村写真

  “好吧。”

  季璟也不强求,只是按着她的头不让她动了。

  时了了闭上眼睛,就感觉他的手滑下去落在了她的手上。

  右手除了不能抬起,不能提携中午之外没什么问题了。

  时了了就感觉到自己掌心里敲了敲,随即听男人问:“几下?”

  时了了不曾犹豫,“三下。”

  “错了,罚亲一口。”

  时了了连忙睁开眼睛,男人的唇已然落了下来。

  随即又是几下她的掌心里,“敲了几下?”

  “五下。”

  “不对,罚再亲一口。”

  时了了不由得瞪大眼睛,她的感知系统出问题了,还是她数学都还给老师了?

  他的手指再次落下来,这次时了了不仅心里数着,还睁大了眼睛去看。

  “几下?”

  “五下!”这次绝对没有错,时了了信誓旦旦!

  季璟莞尔,眼睛里露出一丝坏笑。

  时了了:“……”

  她刚还以为自己没睡醒数错了,现在看来……

  “你……”

  话未说完便被他揽入怀中,“再亲一口。”

  时了了无语的看着他的把戏,说什么对了错了,只是他的借口罢了。

  指尖抚过她的掌心,记得第一次接触的时候这双手不满薄厚不一的茧,两年过去了,这里终于像普通女孩子一样软嫩柔滑。

  俯下身来握着她的手往唇边一吻,继而吻了吻她的额头,“我先去卫生间,你在睡会儿,时间还早呢。”

  时了了一双唇叫他啃得红肿,双耳充血,闻言简直不想理他。

  季璟也不生气,拍拍她的腰,起身快步朝卫生间走去。

  他一走时了了就忍不住扯着被子盖住了自己,闭上眼睛,他那淡淡的略显急促的喘息似乎还在耳侧,让人欲罢不能。

  季璟回头看了一眼,不由得勾唇一笑,魅惑丛生。

  时了了只感觉身边的床一沉,头顶的薄被又被掀了开来,四目相对,是男人促狭含笑的目光。

  季璟艰难的忍住要与她许下一生的冲动,缓缓从身后将她拥住,他们的感情值得最好的。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