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般若海的发生的事情,净空回去之后便上报了给了普陀寺的主持德清禅师,包括那突然出现的合体气息,这件事立刻引起了德清禅师的重视。

德清禅师乃是炼虚中期修为,亲自前往般若海查探,也见到了花妖后,询问事情经过。

德清禅师虽然修为高深,但在花妖后眼中,不过是个小辈,她不乐意应付,就派了一个小花妖,按照金凌那套说辞打发了德清禅师。

恰好此时,那两个和尚的身份查明,前往探查金凌和金珊珊行踪的净尘,在千里之外的一座坊市中找到了她们的踪迹,还有玄苦,也在距离般若海相反的方向,被发现租了间静室,一直在闭关清修。

那两个和尚并非普陀界人士,也不是真的和尚,而是毗邻普陀界的一方中世界里的小宗弟子,谋划此事已有四年之久。

连带的,普陀寺中被他们收买的俗家弟子被揪出,还牵连了一个内门弟子。

整件事闹得动静很大,德清禅师亲自出面处置,重罚了那些有过的弟子,这件事到此也算是彻底平息。

一月之后,武明界那边传来消息,以精武宗为首,武明界七成武道宗门都愿意跟随普陀寺的和尚前往下界,搭救那些还流落下界的凡人和修士,同时寻找抑制灭世之力的方法。

精武宗还派人联系了天道盟之下其他宗门,尤其是暂居在玄天界的正气宗,但得到的回应却是,罗修因为混沌白莲被污染,受了重伤需要闭关。

正气宗还出面劝服那些热血未凉,想要到下界一雪前耻的宗门,说等到混沌白莲恢复如初之日,就是灭世之力消除之时,那个时候,才是天道盟反攻的开始。

现在,他们最应该做的,是积攒实力,并且早日找到在上界失踪的诸位渡劫大能,而这件事,由六道宗的陆晚晚牵头,亲自带人在上界搜寻。

因为正气宗,很多宗门都选择了暂时蛰伏。

露肩装大眼清纯美女

唯有神农台,即便在那场大战中损失惨重,依旧派遣了大批弟子前往协助普陀寺,其中就包括医圣天南星的刚刚结婴的关门弟子顾夜白。

除此之外,还有那些曾经在天台会上大放异彩各宗精锐,即便宗门不允,也怀着一腔热血纷纷前往下界那些还未被灭世之力污染的世界历练,斩杀魔族。

乱世出英雄,他们的名号,正在慢慢响彻整个修真界。

……

岁月如梭,十年时光一闪而逝。

一架从普陀界开出,送大批修士前往下界的飞舟,在武明界短暂的停留三日之后,重新启程。

甲板上的修士都三三两两的围坐在一起,交谈着这十年来下界发生的各种大事,谁也没有注意到刚刚上船的三人。

那三人身上都未带着令牌,为首的那个少女一身精钢铠甲,背负长枪,看起来英武不凡,只是一身气势收敛得干干净净,让人察觉不到她的修为。

而跟在她身后的两人高大威武,都是元婴中期修为,长了张一模一样的脸,只不过一个不时扫视周围,看起来机警,而另一个面沉如水,看起来沉稳。

“宗主,我去找船上管事要间静室,麟弟,你留下来陪宗主。”牧麒躬身在少女耳边说道。

“我们一起去吧,最近这几年来往下界的修士越来越多,我这次偷偷带你们出来,你们两个可都要小心些,别太张扬。”少女小声道。

三人拉起披风上的兜帽,一起去寻管事,却不知甲板上有个人注意到了他们三人。

最近这几年,随着那几个各宗的天才弟子在下界大放异彩,和颇具传奇色彩的经历,下界成了各界修士眼中一个危险与机遇并存的地方,故而来往下界的修士越来越多。

花花带着牧麒牧麟找到飞舟上的管事,却被告知已经没有空闲的静室可用。

“大师,你眼前这位可是我精武宗的宗主!你难道要让我们宗主在甲板上待着吗?”牧麟气不过,压着怒火管事和尚道。

“麟弟,休要胡闹!”牧麒喝斥道,十分恭敬的对面前的管事和尚道:“大师,难道就不能再想想办法?”

“阿弥陀佛,众生平等,在贫僧眼中并无高低贵贱,宗主与平民之分,三位上船之时已经无静室可用,故而贫僧也只能说句抱歉。”管事和尚道。

花花温和一笑,摆手道:“没关系的,没有静室我们就在外面待着一样的,给大师添麻烦,使我们失礼了。”

牧麟还想说,被牧麒扯着胳膊拖走,三个人走远之后,花花忽然回头看着牧麟,叉腰瞪眼道:“麟哥哥,你要再这样,我可就不带你去下界了!”

“麟弟,还不给宗主道歉。”牧麒推他道。

平日里,花花是精武宗的宗主,是武道的领袖,但在一起长大,同族的两位哥哥面前,花花多少还是会流露出小女孩的姿态。

牧麟不像牧麒那般沉稳,他们三个都是被牧方正调教大的,感情深厚,故而被花花这样说,牧麟也不觉得有什么,摸着脑袋讨好的笑。

“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这还不是不想让你在外面风餐露宿嘛,这一趟去下界,虚空巽风可厉害着呢,我心疼你啊。”

花花一张脸绷不住,噗哧笑了出来,牧麒牧麟也跟着笑了笑。

“麟哥哥,虽然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但是我有些话还是得叮嘱你,我不是摆宗主架子,你可千万别误会。在没有人的时候,我是你们的花花妹妹,我们怎么闹都可以,但是有人在的时候,你们可要记住,我是精武宗的宗主。”花花满含歉意的看着两人。

“你放心吧,我们知道分寸。”两人齐声道。

“可是没有静室,难道我们真要跟那群修士挤在甲板上啊,想修炼都不行。”牧麟抱怨道。

“本尊的静室倒是空着大半,三位若不嫌弃,可与本尊一起。”

一个清寒的女声蓦地从三人头顶传来,三人抬头就见一个红衣女子一条腿曲起靠坐在桅杆上,侧身对着他们,鲜红的衣摆随风舞动,黑发肆意飞扬,一副潇洒飘逸之姿。

她并未看向三人,而是微微仰头,望着天上的星河,神情淡漠,脑后发髻上那朵赤红的莲花发饰妖冶舞动花瓣,散发出微弱的红光,为她清丽的侧颜平添一抹娇媚的红晕。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