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一时间,冷清多时的乌髻娘娘庙一下子就热闹起来,大家点了香,还特意买了一刀纸钱,跪在乌髻娘娘面前,虔诚地祈祷着自家的手工能被检验过关。

夜萤并不知道村民们背后这些举动,第一次交货,她还是得去交接一下,并把以后负责送货的夜鸣带去给柳家认识。

这样,以后送货只要夜鸣负责即可。

大家卖货的银钱,也由夜鸣带回来交给夜里正,再由夜里正根据登记在册的每个人交的货多少,按价分发给大家。

这些流程都是向村民公布过的,村民们表示没有意见,于是从今天第一次交货起,就按这个流程执行了。

到了三清镇,夜萤依着之前探好的路,让夜鸣和村里帮忙的三个汉子,把牛车赶到了三清码头边。

柳小姐的父亲做的是镇上最大的竹木生意,他的铺面就买在码头边上,铺面极大,是半敞开式的的骑楼,楼下的廊道里,堆得满满的都是竹木制品。

夜鸣仔细察看了一番,发现柳家收的竹木成品都没有自已村子里的好,无形中便增添了许多信心。

柳家收货品的是柳小姐的大哥,她的二哥则是专门负责把这些收来的竹木制品通过水路,运到府城,再从府城分销到全国各地。

因为之前是约定了日子的,所以柳大郎一看到夜萤,便热情地迎了出来,柳大郎知道妹妹极为重视夜萤这个朋友,他素来疼爱妹妹,因此对妹妹的朋友也不失热情。

寒暄过后,夜萤把夜鸣介绍给了柳大郎,并说从今以后,就是夜鸣来负责与柳大郎交接货物的事。

柳大郎点点头,和夜鸣打了招呼,就算是认识了。

野性闷骚文静外表

夜鸣虽然是个乡村少年,但是这段时间作为兽医走村串户,颇有和人家打交道。

再说,夜鸣本来就是一个活泼的少年,此时有意学沉稳,在柳大郎面前倒也显得落落大方,让柳大郎对他也顿生好感。

然后,在夜萤和夜鸣的带领下,柳大郎便前往牛车前验货。

柳大郎打算要开始验货,柳村里跟着来的三个帮忙抬货卸货的汉子,面上却是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这些货里,也有他们家的产品,现在丑媳妇要见公婆,他们自是十分害怕会被柳大郎挑剔。

要是验货不过,全村人的辛苦就白费了。

虽然这事和他们无关,但是他们是送货来的人,一旦又把货原样押回去,那肯定是灰头土脸,脸上无光。

他们自是极想把货验过,等他们赶着空空的牛车回村里,迎接他们的才会是欢呼声。

看到柳大郎过来,三个汉子便紧张开了。

有一个还偷偷对夜萤道:

“阿萤啊,是不是要给这位先生塞点银子?如果不塞,会不会故意为难咱们?”

夜萤笑着摇摇头,安抚道:

“不用塞银子,我相信咱们村箱子的质量,肯定能过验的。再说,你塞也没用,如果箱子的质量不好,塞得再多,这位先生也绝不会过验。因为啊,这间货行就是他的。”

汉子一听,傻了眼。

货行是这位柳先生的,人家肯定不能收了好处来坑自已啊?

如此,只能期盼自家村子的货能入得了人家的眼了。

汉子们揪着心,却见柳大郎已经动手从牛车上开始挑货来验。

验货自然不是上千个箱子都一次性地验完,柳大郎得了父亲的交待,让他要用心对待夜萤,便晓得夜萤虽然是个女子,却是个有用的重要人物,否则,父亲也不会绕过妹妹,再来交待他一次。

当然,柳大郎并不知道,父亲之所以又郑重地交待了他一次,是因为夜萤和王财主关系极佳,据说已经和王柳逸结为异姓姐妹。

王财主是什么人啊?虽然是团团脸笑容和熙,但是他跺跺脚,就连府城也要抖三抖,不光是有钱的缘故,他还是当朝左右相的大恩人呐!

所以,王财主身边的人,柳父自也是高看一眼。

由于有了父亲和妹妹的交待,因此,验货的过程中柳大郎并未特意刁难,而是每辆牛车上随机抽取了一些化妆箱来检验。

事实上,柳村的化妆箱组装的效果挺不错的,质量按柳大郎的眼光来说,也都过关,所以,这一批货就顺利出手。

每个化妆箱的价格按一分银子算,一千个化妆箱,就是一百两银子。

因为一百两银子是要分给全村有参与到化妆箱制作的村民的,所以夜鸣选择了要散碎的银两。

当柳大郎把称好的一百两碎银包成一个包裹递给夜鸣时,夜鸣拿着沉甸甸的银子,激动得手都发抖了。

“这,这是咱们村民做箱子赚到的第一笔银子,大家都来看看,货真价实的银子。”

夜鸣太高兴了,回头见同村一起来的三名汉子都羡慕地看着他提着银子的手,赶紧和大家分享他的喜悦。

“哟,真的呐,好重的银子,货真价实啊!”

“是啊,是啊,拿回家,家里的婆娘该高兴了,咱们的娃听说有学堂上了,这不得准备些文房四宝什么的,正愁没钱呢,这下可好,有钱买文具了。”

“太好了,没想到满山长不值钱的竹木一做成箱子,竟然能卖这么多银子!”

汉子们和夜鸣兴高采烈地讨论着。

夜萤微微一笑,这样的场景她早就预见到了,所以对夜鸣道:

“带大家去吃一顿好的,然后你们先回家吧,我在镇上还有事。”

夜鸣知道夜萤素常往来三清镇与柳村间,夜萤身边还有宝瓶为伴,倒也不担心她的安全,所以便点点头,招呼那些汉子们去吃一顿丰盛的大餐。

当然,大家都舍不得花钱,最后便去了从前小五带夜萤去过的老街那里,吃了香喷喷的瘦肉羹汤,再加上煎饺等带着肉馅的面食,大家都吃得肚儿溜圆,心满意足地赶着牛车回村。

夜萤去“花容月貌”溜达了一圈,差点又被千金们派来买化妆品的丫环们堵住,她赶紧使了个金蝉逃壳之计,逃离了丫环们的包围圈,却是径自往王财家走去。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