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杨大夫觉得自己一定是老眼昏花了,要不然,他为什么会在那个府里一向存在感不强,懦弱胆小的大小姐身上看到了自信的光芒?

那怪不得,于含章那小子会盯着大小姐看,就是自己,也被这样的大小姐惊艳到了。或许,这府里是要变天了。

“怎么会?爹爹,虞子苏那个贱人真的打了我!”

虞婉心转过头就看见了虞丞相失望的眼神,那样的眼神像看一个陌生人的模样,让她心中一慌,急忙捞起自己的衣袖。

也顾不得还有别的男人在场,就对着虞丞相道:“爹爹,不信你看,我这手上还有虞子苏捏出来的青於!”

虞丞相一看,忍不住将手中的杯子扔在了虞婉心脚下,冷声道:“婉心,你当我是傻子吗?青於在哪里?你口口声声说你大姐打了你,证据呢?”

虞子苏道:“四妹,我今天就站在这里,若是我真的打了你,请你拿出证据来,大姐我绝不推脱!”

碧玺也道:“四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今天早上,明明就是你冲进院子里打了奴婢,还用茶水泼醒了小姐,怎么又来诬陷小姐打了你!”

虞子苏听见碧玺这话,心中忍不住给碧玺鼓掌,这丫头,太上道了!

“父亲,还请你给女儿一个公道!”虞子苏淡淡道,目光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孺慕之情。虞丞相看得分明,这个女儿,是真的对自己这个父亲失望了。

虞婉心听见了,立刻激动地道:“我没有!我没有!爹爹,婉心真的没有骗你,婉心现在背上都还在疼,爹爹若是不信,可以让人来检查!”

她一会儿说自己手臂上疼,一会儿说自己背上疼,虞丞相被她利用,早就怒火攻心,愤怒不已。

90后清纯唯美美女田园写真

听见她这话,哪里还会相信,一巴掌甩过去:“孽障!你还真的当我是个傻子是不是!虞婉心,我倒是没想到,你这是涨本事了!连自己的父亲和嫡姐都敢设计!”

当初有多相信虞婉心,虞丞相就有多么的恨她。

她不单单利用了自己,还险些害自己伤害了子苏,虞丞相一想到自己对子苏说的那些话,心中就更加愤怒了!要不是虞婉心诬陷子苏,他又怎么会对子苏那般!

“父亲还是让人来给四妹看看吧!只怕四妹不得到结果,是不会罢休的!”虞子苏看着坐在椅子上哭哭啼啼,吵闹着的虞婉心,冷声道:“我也不愿意担了个污名!”

哼!她会让虞婉心知道,自己可不是好招惹的!

“是你!是你算计我是不是!”虞婉心突然站起来,指着虞子苏道,那疯狂的劲道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虞子苏脸色不变,身子不动,依然十分冷静,冷静得让虞丞相惊心,这个女儿,或许不是冷静,是已经看透了所有的事实了吧。那洞悉一切的目光,让虞丞相无地自容。

虞丞相心中怒火迭起,怒道:“含章,去叫雁嬷嬷过来,帮四小姐检查一下。”

虞婉心听了虞丞相这声音,才从愤怒中惊醒,发现屋子里还有其他人,忍不住“啊”了一声,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将衣袖放下来。

“哼!”

虞丞相见了,一声冷哼。这个时候知道不合宜了!

虞丞相看着婉心,怒火之中,更是失望,尽管虞婉心是庶女,可是她却嫡女的待遇差不了多少,甚至比虞子苏好得多。

就是因为自己很是疼爱她,她虽然骄纵但是从来不任性,也不会给自己惹事,可是现在看来,那些多半就是表象了吧。

他刚刚可是没有忽略她一口一个叫子苏“贱人”时的疯狂。

不多时,雁嬷嬷就过来了,在虞丞相的示意下,带着虞婉心去了厢房检查身子。

等到雁嬷嬷给虞婉心检查了身子出来,禀告了虞丞相结果,虞丞相气得直接将桌上的茶杯往虞婉心身上砸过去!

虞婉心根本没事!

虞丞相不禁后背发冷,这个女儿,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欺骗自己!简直,简直就是混账!

“虞婉心!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虞丞相一巴掌打过去,还不解气,冷声道:“你还真是我的好女儿啊!来人,将四小姐送到庄子上去!”

“爹爹!不要!”虞婉心一听,急了,跪下磕头道:“爹爹,婉心知道错了!爹爹,不要!……”

虞丞相丝毫不为所动,沉声道:“含章,雁嬷嬷,将四小姐带下去,明天就送她去庄子上!”

“唔……爹爹……”虞婉心还想要求情,但是被一脸严肃的雁嬷嬷和面无表情的于含章,被连拖带拉地弄走了。

虞子苏看了这最后的结果,也不期待虞婉心来给自己道歉了,淡淡道:“父亲,女儿告退。”

“哎,子苏你等等……”虞丞相叫道。

虞子苏停下道:“父亲可是还有什么事情要说?”

虞丞相望着这样的子苏,叹气道:“子苏,你变了。”虞丞相看得出来,现在的子苏跟以前相比,完全不一样。整个人冷冷清清的,更加像……更加像洛儿了。

“那又怎么样?父亲,人总是会变的,子苏若是不变,早就被吃得连渣滓都不剩了。”虞子苏望向虞丞相,认真道。她这句话,也是为了解释自己变化这么大的原因。

她早就做好了打算,自己这个身体,虽然不受人关注,但是以前的性格也是瞒不了人的,与其让别人一直猜想,日后用什么怪力乱神的说法来说自己,不如从一开始就给自己一个理由。

而这个理由,却是要虞丞相自己来问起。

虞子苏跟虞丞相告了别,就回到了裕辛苑。

她道:“碧玺,去将院子里的丫鬟全部给我找来。”

虞子苏站在院子里,冷冷看着这些丫鬟三三两两的过来,不由得微眯起眼睛。身后的碧玺气恼不已,想要上前教训这些丫鬟,被虞子苏拦了下来。

教训这些丫鬟,她有的是手段!

“来齐了?”虞子苏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带着一股子冷意,刚刚还在说话的丫鬟们,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那深邃的目光,不由得住了嘴。

那般如同水池一样的目光,仿佛洞悉了所有的真相。

“很好,看来你们还知道本小姐才是主子!”虞子苏冷冷笑道,指了指几个丫鬟,对碧玺道:“她,她,她,碧玺,给我上前,一人两耳光,打!”

好在这个时候碧玺没有拖后腿,虽然心中还是有些讪讪的,但是一想起这些丫鬟刚刚的样子,也不由得怒从心来,挽起袖子就冲了上去。

“不知道奴婢做错了什么,大小姐……”一身粉红衣衫的阿玉愤愤抬头道,只是她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就被人扇了一巴掌。

“放肆!本小姐说话,哪里有你插嘴的份!”

没有人看见虞子苏是怎么动的,一下子就冲到了她的前面。

所有人被虞子苏愤怒的模样吓住了,再加上虞子苏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所有人俱是不敢抬头。

那一身素衣迎风飞扬,映衬着的眉眼清冷中带着冷冽,身上散发着众人难以承受的气息,这样的大小姐,是众人从来没有见过的。

“碧玺,给我打!要是有人赶反抗,哼!莫嬷嬷就是你们的明天!”虞子苏不怒自威,就算是淡淡的说着话,可是那话语中的消息,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现在说不知道连夫人院子里的莫嬷嬷,被打得半身不遂,直到现在都还下不了床!

一时之间,居然没有一个人敢反对,院子里想起了“啪啪”的耳光声。

“本小姐虽然不要求你们每个人都忠心,但是既然进了这裕辛苑的门,要是下次谁在将那些疯狗放进来,不要怪本小姐无情,让管家将人发卖了!”

众人这才想起,大小姐这是在秋后算账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大小姐站在上面淡淡说着话的样子,俱是后背发凉。

原本还以为大小姐不会再计较早上的事情,哪知道居然是一笔一笔给自己记着的。

“丫鬟就要有丫鬟的样子!阿玉,你曾经是一等丫鬟,更要为大家做好表率!”虞子苏看见了一脸不屑的阿玉,直接冷声道。这个阿玉,真是个不安分的,看来,要想个法子,将人弄出去才是。

阿玉听见虞子苏的话,眼睛瞪得快要像把虞子苏吃了似的。现在整个裕辛苑谁不知道她的笑话,可恨这虞子苏居然还要在众人面前提起。

不管她心中怎么怨恨虞子苏,也只得扭曲着面容应道:“是。”

虞子苏将院子里的丫鬟敲打了一番,就快步走了出去。快步离去的她没有发现,阿玉恶毒望着她的眼神,可往着连夫人院子里去的身影。

虞子苏心中很是不舒服,她不知道是因为原主的思想在动摇自己的缘故,还是自己看见了虞丞相那变脸的感触,反正这个时候就是很不舒服。

其实刚刚她不想对着院子里的丫鬟发怒的,可是她居然失控了。

碧玺跟在她身后,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大气也不敢出一个。直到虞子苏蓦地停了下来,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她以为是刚刚她的行为让虞子苏生气了。

虞子苏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没事,你先回去吧,我在院子里走走。”丞相府的后花园大得出奇,看看风景,或许心情会好点。

“是。”碧玺虽然不放心,可是看见虞子苏的样子,也值得领命离去。

虞子苏漫无目的的一个人走着,思绪渐渐放空,回到了以前的那个状态。这些日子,说不憋屈,是假的。

想她堂堂特工界的传奇“活阎王”穿到这个不受人待见的丞相府大小姐身上,一天到晚,玩些宅斗的把戏,整个人都要疯了!要不是她保持着一贯的冷静,只怕她现在就是拿着刀子抵在连夫人身上了。

虞子苏也想过直接把连夫人解决了,可是一想起连夫人身后的势力和家族,是连景帝都不由得避让三分的人物,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只是一想起自己被人这般拿捏,心中就不是个滋味。

虞子苏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了,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越走越偏了。

就在虞子苏想着以后的路该怎么走的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极为猥琐的身影。

一身俗气的金黄长衫,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扇着,尖嘴腮胡,调笑道:“哟……这是哪里来的美人!美人,来,给爷笑一个?”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