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第一个问题就有些刺耳,尽管也很简单。

“克里斯汀,真是遗憾,但我仍然想问,你有什么话想对尼克说吗?”

陆灵坐在长桌后面,乔什坐在她的身边。她听清楚了这个问题,但是她还是故意又问了一遍。那名记者于是重复了一遍。

她点点头看向那名记者,“我想恭喜他。他应得的,埃弗顿应得的。我想他们应该正在庆祝他们的第一个英超冠军,所以……”她耸肩,“我说些什么其实并不重要。”

“你刚刚说埃弗顿应得的,你怎么评价你们过去的这个赛季?”

“我很满意,球员们非常棒,大家都知道,我们一度有机会重新回到榜首,但因为一些原因,我们没做到。当然,我们可以做的更好。以及,下个赛季,我们会的。还有,我们拿到了英超第二名,下个赛季,我们可以参加欧冠——这是我们俱乐部历史上的第一次,我们将会出现在欧洲足球的最高舞台上。我想这对于我个人和这支球队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值得庆贺和有意义的事情。”

那名记者笑着继续问道:“你们在更衣室里开香槟了吗?”

“是的,但只是普通的。我存了几瓶好的,希望有机会能打开它们。”

现场记者发出了一点笑声。陆灵又偏了偏头,她的确存了几瓶好香槟,也的确希望有机会能打开它们。

之后的问题转到了打纽卡斯尔这场比赛的一些细节上,然后是引援的问题。

有个记者示意乔什很久他想问问题。终于,话筒到了他那里。

“你好克里斯汀,派崔克-安柏在巴萨的租期就要结束了,他的未来在哪里?”

学油画的女孩

现场一片唏嘘。看来很多记者都想问这个问题,只是还没来得及问出来。

“他是QPR的球员。”QPR主帅直视提问的记者淡然道。

“但是,他现在在为巴塞罗那效力,而且他看上去在西甲呆的很开心,他半个赛季已经为巴塞罗那打进了14个联赛进球,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数据,还拿到了国王杯冠军,以及,一周后很可能拿到西甲冠军……”

陆灵盯着那名记者,重复了刚才的话,“他仍然是QPR的球员。”然后她不动声色地转开眼,问:“还有别的问题吗?”

现场稍稍安静了一下,才又有一名记者握住了话筒:“莱昂-费雷拉会留在俱乐部吗?”

“他也是QPR的球员。”陆灵说着笑着摆了摆头,“我当然会说费雷拉的未来就是在这里。”

陆灵说完起了身,还有两个记者想问问题,她没有太听清,乔什冲她摆了摆头,她眉毛微动,她的确也不准备再回答任何问题了。

这个赛季,只剩下最后一件事要做,就是更衣室的赛季结束讲话。

她离开发布会现场前回头望了一眼,悬挂的电视上正在放埃弗顿的捧杯瞬间。她收回目光时咬着下唇吐出了Fuck这个词。

这大概是她一整天最不想看到的画面,还是让她看到了。

****

当QPR的主教练在进行赛后发布会的时候,古迪逊公园正在庆祝夺冠。

天还没黑,事实上,还要很久才会。其实,今天利物浦有点冷。但此时此刻,在这座球场里,应该没有人会觉得冷。

世人不会想到这座城市的第一个英超冠军居然不是一英里外的那个更加有历史的红色球队拿到的。埃弗顿率先问鼎。

于是全场球迷都在唱:

Are you watching, Liverpool?

你们在看吗,利物浦?

Are you watching, Liverpool?

你们在看吗,利物浦?

球员们在场地中央,有人在接受采访,有人在跟队友一起蹦跳,甚至跟着球迷唱那首歌……

尼古拉斯穿着黑色的西装站在边线附近,他看着这片球场,听着球迷们的欢歌。很快,球迷们不再唱调侃利物浦的歌曲,而开始高呼他的名字。

尼克-弗洛雷斯!

尼克-弗洛雷斯!

后来,干脆是全场都在喊尼克!

甚至,很多球员和教练组成员都加入了这个声音。

西班牙人咧了咧嘴,这感觉还不错。这是他登陆英伦开始主教练生涯的第三个赛季,他拿到了英格兰足球的最高锦标。

他脑子里晃过一张脸,其实他根本无意想起她,但那张脸还是那么出现了。

胡安在他耳畔问明天的联赛教练协会颁奖是否去?

尼古拉斯摇摇头,“随便让谁代替我去一下。”

“可是,尼克,你今年肯定……”

“我知道,但仍然,我不想去。而且明晚有俱乐部内部庆祝派对,我更想参加这个。”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他猜这一次她也不会去。上个月他跟她说下个月见的时候,她看上去就未必会去,现在这个结果,她应该更不会。

尼古拉斯把手从裤子口袋里拿了出来,马上就颁奖了。

他想,人们看到他的笑容,会觉得他很严肃,但其实,他的心里有个小男孩儿在沿着这座有点陈旧的球场飞奔着。

绿茵与蓝天,风那么大,全场都在喊着他的名字……

还有什么比荣耀与梦想更让人热血沸腾呢?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

新女王公园主队更衣室。

香槟的气味。这是最熟悉的赛季末的味道。

从2016年五月,到去年五月,再到这个五月,每年这个时候,更衣室的味道都是这个。这绝对是个好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连续三年,俱乐部的成绩都不错。没有人会在一个失望的赛季以后开香槟。

陆灵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看着面前这群几乎都裸着上身的男孩儿们。或许应该称他们为男人。

他们脸上有笑容,但有些人脸上的笑容里还夹杂着一点失望。她想,她此刻如果笑,或许也会如此。

教练组成员,包括队医都在她的身后。更衣室的门关着,家属们都已经出去了。

这个原本不算狭小的空间里此刻挤着好几十号人,还有点闷,但安静的可怕。

她突然把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所有人都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我最好还是快一点,我倒是不担心你们的家人在外面咒骂我,我主要担心我们会闷死在这里。”

他们笑了起来。

“非常棒的一个赛季!感谢你们每一个人,没有你们每一个人的努力我们做不到这些。我知道,我们一度离冠军非常近,现在这个结果可能多少还是让大家有些失望,但是这个赛季已经结束了。联赛就是这样,年复一年,我现在考虑的已经是下个赛季的事情。”

陆灵说到这稍稍愣了一下神。两年前有个人也说过类似的话。

赛季结束的那一刻对于主教练来说,意味着新赛季已经开始了。

年复一年。

这或许是个比普通人想象的要无聊一点的工作。

她笑了起来,她知道她笑起来是有感染力的,她希望她的脸上没有太多失望。

“而你们中的不少人还有世界杯要打。这会是个充满热情也充满疲惫的夏天,我祝你们在俄罗斯好运!”

大家鼓起掌来。

她想了想,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她于是转过身。

半秒后,她回过头,持续笑着:“Oh don’t get fat too easily, and also don’t get injured too easily, otherwise I won’t smile like this when u come back. I’ll be like THIS.(噢别轻易长胖,别轻易受伤,要不然我可不会像现在这么笑着,我的表情会是这样。)’’她说完做了个夸张的生气的表情。

“Is it like an emoji face Yeah, I think so. But i’m really serious about this. Okay, have a nice summer, everyone!”(看上去像emoji脸是吗?是的,我也这么想。不过我可是认真的。好了,祝大家有个愉快的夏天!)

她说完没有再回头,所有人都在笑。

这还不错。

提姆跟着陆灵出了更衣室,他们在更衣室门口跟几个熟悉的球员家属聊了两句,然后一起往楼上走去。

内森尼尔和托尼还在等着他们。

“嘿,克里斯汀。”

陆灵疑惑地望向助教。

“你明晚会去联赛教练协会颁奖吗?”

“不。”

“你今年可是又被提名了。”

“今年全是尼克的,我敢保证。不过,我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不去。我没有时间,明天会很忙碌。我要跟很多教练和球员谈离开的事情。还有,爱丽丝明天就会去哈灵顿。为了确保我不去巴努斯把你拽回来,你最好做好连续上两周班的准备。”

提姆耸肩苦笑,“为了我的蜜月假期不被打扰,老板,我会做任何你让我做的事。”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