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出租车司机见女儿宋怡菡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心里的不安渐渐消退——送她来上学的那天,恰巧拼车接了个女学生一道,女儿一路上都没有跟自己说话,下车之后,便快步走远了——想来,女儿并不喜欢自己在外人面前对她亲近……

不成想,今天当着颜寒的面,女儿竟喊了一声“爸”,这让老宋不禁热泪盈眶。

“颜寒,你记下我的号码。”老宋扭头看着颜寒,“回去的时候若是打不上车,就打电话给我。”

“嗯。我记下了!”颜寒点点头,“叔叔,您忙去吧!有时间的话,我一定和爸妈一道上门拜访。”

“真的是老同学?”看着父亲走远,宋怡菡这才微微抬眼看了看颜寒,小声的问,“我是说,我们的父亲。”

“哦。好像是呢!”颜寒点点头,犹豫了几秒,接着问,“这里的生活怎么样?辛苦吗?”

“还好吧。”宋怡菡领着颜寒一边往前走着,一边回答,“可能是刚来,还不太熟悉的缘故,稍稍会有些不适应。可以应付的!”

“同学们好相处吗?”颜寒继续问。

“其实……”宋怡菡停顿了一下,“你是想问叶梓过的好不好吧?你是她男朋友?”

颜寒放慢了脚步,没有回答。

“事实上,她过的并不太好。”宋怡菡轻叹一声,接着抱歉呢开口说到,“都怪我不好……”

“啊!到了吗?”宋怡菡的道歉还未说出口,颜寒便指了指面前的一扇门,“你们平时都在这里上课?”

青纯的一个人

“嗯。”宋怡菡收回情绪,扭头看着颜寒,“你等一下,我帮你叫她!”

“谢谢。”

宋怡菡抿了抿嘴唇,转身推门走进自习室。新生们今天本该学习基础素描,由于美术老师的家中临时有事,只好取消了原本的课程,改成自习课。

“叶梓,”宋怡菡走到叶梓的桌边,俯下身子轻声说,“颜寒在门外等你。”

叶梓抬头奇怪的看了宋怡菡一眼,眼里满都是怀疑和不理解。

“是真的。”宋怡菡看出叶梓眼神里的不信任,随即补充了一句,“我没骗你。”

“你认识他?”叶梓面无表情的看着宋怡菡。

“哦……刚刚认识。”宋怡菡慌了慌神,“叶梓,你别误会,我们是在门口遇见的,他跟我问路,仅此而已。”

“了不得,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熟识了。”叶梓轻轻的站起身来,“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么多的。”说完便快步走了出去。

“叶梓!”看着叶梓朝自己走来,颜寒的心里又激动又忐忑。

“你怎么来了?”走到离颜寒两米远的位置,叶梓停下脚步,口气平淡的问到。

“来看你。”瞧见叶梓的神情淡漠,颜寒顿觉有些失落。

“看完了吗?”叶梓又往前跨了一小步,直直的盯着颜寒的眼睛,“看完了就赶紧走吧!我还要上课,很忙的。”

“你不愿见我吗?”颜寒皱了皱眉。

“是!”叶梓抬高了嗓门,“我不想见你。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找来了!”

颜寒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叶梓,不知是自己的错觉或是什么,竟现叶梓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哟!这不是我们画室有名的女流氓么?”这个时候,突然从身后走过来几个女生,领头的那位面露不善,“听说不光偷东西,还打人呢!咦?这位帅哥看着有些面生,新来的?听我一句劝,里那女的远一点。”

“就是。”其他几个女生也跟着附和,“偷谁不好,去偷项珍珍?据说还把她打伤了。真够可以的!”

“我警告你们!”颜寒从对方的只言片语中,听出了她们对叶梓的敌意以及侮辱,随即涨红了脸,握着拳头冲过去,“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不要仗着自己是女生,就觉得我不敢动手打你们!谁敢动叶梓一分一毫,我绝对会让你们后悔!”

“哎哟!不得了。”领头的那个女生拍了拍手,用一副奇怪的腔调说到,“原来是找来了一个帮手。惹不起惹不起!我们走。”

待一行人走远,颜寒不由分说的拉起叶梓的手,便往校门口走去:“跟我回去!不能再在这种地方待下去了。”

“你放开我!”叶梓使劲甩开颜寒的手,“你走吧……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

学校里,顾铖时不时的看向安然空空的座位,心里说不出的憋闷。

“班长!有人找。”

顾铖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心慌。

走出教室一看,刘婷婷正趴在走廊的栏杆上,轻轻的来回晃着右脚。

“如果是安然,肯定会吓得腿软。”顾铖的脑海里,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连他自己也觉得惊奇。

“你找我?”顾铖走到刘婷婷的身旁,隔着小半米的距离。

“我怀孕了。”刘婷婷笑着开口。

“闹够了吗?”对于刘婷婷这种不合时宜的玩笑话,顾铖只觉得反感。

“这次是真的。”刘婷婷突然收起笑脸,扭头看着顾铖认真的说,“可是孩子的爸爸不愿意认。你说,我是不是该来找你?”

顾铖的眉头紧锁着,一把将刘婷婷拉到走廊尽头,一处没人的地方。

“刘婷婷!”顾铖的胸口不停的起伏着,脚下来回的踱着步子,“你刚才的话,我就当没听到。当我求求你,不要再瞎胡闹了好不好?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别害怕啊~”看到顾铖一脸惊慌的模样,刘婷婷又笑出了声,“你以为,我是来找你负责任的?别傻了好不好!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瞧把你吓的……”

“什么意思?”顾铖一头雾水,感到更加疑惑了。

“我想把孩子给做了。”刘婷婷终于切入了正题,“可是需要有人替我签字。”

“可以。”顾铖叹了一口气,“手术是什么时间?”

“欸!你别误会!我不是让你签字。”刘婷婷往前走了一步,凑到顾铖的耳边,小声的开口,“我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不行!为什么你一定要让欧阳去淌这趟浑水?”听了刘婷婷的话,顾铖断然拒绝了,“难道你还不死心?一定要拆散他跟安然两人,你才罢休吗?!他们才刚刚和好,你……”

“慢着!”刘婷婷急忙打断顾铖的话,“你是说,他们两个和好了?好吧。既然这样,那我更加要这么做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