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你想错了。 ”莫容轩看着阿菩道:“你我都清楚,棂汌一早便知道凶手是谁,棂汌暂时不会动棂兲,最新查到的消息,棂兲身后的那股势力与其它国家有关,棂兲的母妃便是来自那个国家,行凶的人便是那个国家培养出来的暗卫,只是被你杀的那个人应该是一直在棂兲的身边,负责保护棂兲,不过出现的次数不多,所以才会这么难查,但如今云凰已经画出了那些画像,棂汌也在派人寻找,只是还需要你这边帮忙多寻找一些线序哦。”

“我明白。”阿菩看向莫容轩,笑了笑:“这次的事情,棂汌要的只是杀了楚湘湘那人的底细,查清楚他有没有什么家人,将最清楚的底细交给南王,让南王自己清算这笔账,他并不想管魔族和棂兲,亦或者说,这一次,他选择了忍让。”

“你说的很对。”

“啧。”阿菩眸子闪过一抹暗光:“因为这个,云凰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很努力在查,结果也只能是这样,早知道这样,我不应该让云凰参与这件事情,麻烦不说,真凶还不能动。”

“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可我们已经参与了不是吗?”阿菩看向莫容轩,冷声道:“主人取了棂汌的眼睛,虽然是交易,可棂汌没了眼睛会失去整个天启帝国,所以主人才会选择帮助棂汌,但棂汌如果下不去手,便会拖累我们。”

“阿菩,每个人的想法不同。”莫容轩蹙了蹙眉:“棂汌这么做,是因为棂洲一心追求力量,他如今已经是神将修为,假以时日,考试之后,棂洲必定会进入亡古林,专心修炼,至于最后的两个皇子,因为太小,加血脉并不是纯在的日族血脉,活不了多久,天启帝国最忌讳的便是短时间内换帝,你应该知道,短时间内换帝会连带着朝大臣都清洗,如此情况下,棂汌若是不登基为帝,那么只有棂兲是最好的人选,更何况棂兲在棂汌醒来之前并未做过有害天启帝国的事情,他和魔族合作针对棂汌,也只是为了帝位。”

“棂汌这一生还真够可怜的。”阿菩看了一眼莫容轩,似笑非笑的说道:“爱了最不该爱的人。”

“你如此说,不是将主人也带入了吗?”莫容轩淡淡道:“主人爱的,也是不能爱的人。”

凰,冥灵,是这世最可怜的两个女子。

“行了,不用再多说什么。”阿菩看着莫容轩:“你将我之前说的事情告诉主人,至于云凰,我会慢慢让她不再管这件事情,但也要主人帮忙,棂汌和冥灵的事情云凰绝对不能再查下去。”

“我知道了。”莫容轩应声,随后离开了阿菩的房间。

荒野留下的孤独

莫容轩离开之后,阿菩揉了揉眉心:“这叫什么事情?”

….

接下来的几天,云凰专心配合着炼药师炼制药,最后终于确定了是什么药。

确定了药是什么药之后,云凰便将这件事情告诉了阿菩。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