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已晋升为尸霸的李阿牛出场方式依然拉风,扮随着狂笑而来,与凌阳心神相连的他,一出场,就一边狂笑着释放火毒,朝山本浩司的巨斧抓去,一边朝山本悟道抓去。

尽管李阿牛没有对巨斧造成冲击,好在解救了危在旦夕的凌阳,让凌阳得以逃出一线生机。

紧接着,山本悟道脸色大变,他正拼命指挥着黑网与锁神圈作战,哪还顾得上其他,李阿牛实力也相当强悍,毫无反抗之力就被李阿牛抓了个正着,当下脑浆迸裂,死得不能再死。

李阿牛一不作二不休,把逃出体内的山本悟道的元神也一并给吞食了。

“老大!”正与凌阳激战的山本传道悲呼一声,指挥着手头的摄魂镜朝李阿牛使去。

属于仙器的摄魂铃威力巨大,?就是李阿牛这样的尸霸级旱魃,也被震得头晕目眩,四肢眨力。

虽说李阿牛也处于下风,好在,给凌阳减轻了些许压力。凌阳趁着机会,又祭出四像诛魔小剑。这回四剑出动,摆出阵形来,剑阵自动生成,围攻拥有巨斧的山本道清。

凌阳发了狠,就算对方拥有仙器,但四象诛魔剑收拾你一个人应该不成问题的吧。

凌阳的策略还是相当奏效的,四象诛魔剑阵无法对付太多的仙器,但合起来对付一个,也还绰绰有余。很快,山本道清就被困得岌岌可危了,不得不向其他人求救。

奈何山本浩司和山本浩源,山本传道三人正围攻凌阳,在三个世俗罕见的仙器的合围下,凌阳压力还是相当大的,好在,比起刚才以一敌五又要好上太多,勉强战了几回合,眼见又要落于下风,李阿牛及时攻击拥有骨刀的山本浩司,使凌阳压力骤解。

骨刀是妖兽的骨头所炼化而成,精悍刚猛,但李阿牛也不遑多让,肉身极致结实,赤手空拳还与骨刀战成一团。

加上李阿牛边战边释放出的火毒,对这几人也有相当大的影响,多少影响了他们的实力。

闺房撒欢儿的纯净洁白女孩私房照

以一战二又减轻了不少压力,凌阳大松口气,手上青虹剑使得越发的精妙,不常使剑的他,这回也摸出了使剑的奥妙来,越打越猛,山本浩源和山本悟道压力倍增,渐渐不敌。

尽管他们的法器都是仙器,奈何实力不如人,仙器也发挥不出最大的威力,最终,被凌阳逼得节节败退,险象环生。

这边,被四象诛魔剑逼得狠狈不堪的山本道清也渐渐不支,被青龙一口吞下,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身死魂灭,元神逃了出来,却让守在一旁的玄武捡了便宜,一口吞下。

五人已死了两个,凌阳信心大作,攻击越发凌厉了,而山本家族剩下的另外三人却越发的胆战心惊,惧意加体力逐渐不支的他们更是节节败退。

很快,又传来一声惨叫,原来,李阿牛战胜了山本悟道的骨刀,把山本悟道也给撕成两半。

山本家的长老全体覆没。

孤立无助的山本浩司和山本浩源已心神大损,手上的动作更是滞了滞,被凌阳逼得节节败退,眼看就要死于非命,蓦地,山本浩源大吼一声:“大哥,兄弟齐心!”

二人同时大吼一声,然后使出口吃奶的力气,凭借仙器的威力,竞逼退高出他们两个大境界的凌阳两步,然后后退数丈远,二人同时双手在胸前比划了下,然后猛咬舌尖血,嘶吼道:“天神在上,干戈不见!”

二人嘴里猛地喷出一股血雾,紧接着,二人化作黑色的剑气,两股剑气又合二为一,朝结界冲去。

天巫三品术士布置的结界,除非同样境界的人,方能撕开结界。九品左右的实力根本不起作用,但山本浩司两兄弟却是施展了山本家族的秘术,这种秘术一经施展,必会爆发无数倍的威力,兄弟二人又合二为一,爆发出空前威力,居然硬生生撞开了结界,逃之夭夭。

每个玄学世家都会有不轻易对外的秘术,比如,用秘术激发身体机能,爆发出数倍威力,但副作用也相当大,施展秘术后,要么修为倒退两个小境界,要么气元大伤。

凌阳也有秘术,但从来没有施展过,这是术士被逼得没办法的情况下的不得以为之,所以一般不到生死存亡,是不会轻易施展这种秘术的。

山本兄弟施展了秘术逃盾而去,凌阳应该赶紧追出去的,奈何他本人也受伤不轻,刚才在打斗中,身上就已经有多处骨折撕裂,只不过生死关头,不敢分心,倒不曾关注,这会子危机解除,只觉四肢一阵钻心地痛。

这种疼痛,使得他连站都站不稳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骨折的剧痛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刚才死亡的威胁使得他顾不上这些,如今松泄下来,痛得倒吸口气。

他现在连走路都困难了,哪还有功夫去追敌。

好在,他一口气击毙了山本家的三位长老,又让山本家的家主精英损失惨重,元气大伤,想必短时间内也不敢再来华夏国找他们的麻烦了。

四肢大张地躺在地上,凌阳看着浮于空中的三件法宝,太阴骨刀,遮天黑网,以及摄魂镜,又裂嘴笑了出来。

一口气夺了三个仙器,收获也不算小了。怪不得修真界术士界充满了弱肉强食,敢情只要靠拳头,才能得到满意的法宝呀。

……

在结界内修养了一阵子,勉强修复了一成体力,裂了缝的骨头修复成功后,凌阳这才从地上爬起来,把法宝捡来,抹去上头的印记,与自己建立了心神相连,这才心满意足地把法宝置于自己的须弥袋里。

凌阳出了结界,来到医院,张健青依然处于深度昏迷当中,张健青的老婆周美心和张韵瑶一起守在床边,周美心神色憔悴。看到凌阳,也只是看了他一眼,说了句:“你随便坐。”就低头抹泪去了。

张韵瑶火热地看着凌阳,眨了眨眼。

凌阳微微点头,张韵瑶心中一喜,赶紧找理由把周美心支走了。

“快,赶紧的,赶紧救我二叔。”

凌阳拿出摄魂镜,释放出张健青的二魂五魄,让其归位,再在张健青身上点了数下,张健青原本青白的脸色也渐渐好转,恢复到正常颜色。

“二叔醒了。”张韵瑶故作惊喜地对从外头进来的周美心说。

周美心大为惊喜,蹬蹬地来到病床前,

张健青的魂魄归位不久后就醒了来,他回忆着当时的情形:“……当时,我正要下班,出了单位后,迎面走来一个老者,用蹩足的语言说,张健青?张家人?我还来不及回答,只觉脑袋一片空白,全身没了力气,软软倒在地上。什么知觉都没了。”

凌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慰张健成:“对方应该是动用了某些邪术,不过现在没事了,那些人秘密部门已经把他们控制了起来,二叔好生将养吧。”

离开医院后,凌阳脸色就阴沉下来。

张韵瑶问:“是不是还发现了什么?”

“刚才与山本家族的精英斗了一场,杀了三个,跑了两个。”

张韵瑶“啊”了声,“riben人报复心向来强,斩草若是不除根,怕是后患无穷了。”

凌阳笑了起来:“riben人报复心确实强,但那也是建立在差不多的实力上头。”他以一战五,还能打杀掉对方三大战斗力,只逃出了两个人,这两个人还施展了秘术才逃出了性命,但修为却会退步两到三个小境界,实力大大受损,还敢来找他报仇?除非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当然,并不排除对方实力大增后再来找他的麻烦。

只是凌阳会给他们这些机会吗?

“你要去riben消灭他们?”张韵瑶一脸担忧。

凌阳说:“我亲自去的话,也太容易暴露了。我派阿牛去。”

李阿牛如今已是尸霸级别的实力,实力接近通玄后期,相当于帝师级的存在了,要不是对方有仙器支撑,早就被阿李牛吸食成渣。派阿阿牛前去,凌阳还是相当放心的。

一个家族的长老,不到通玄期的实力,随身法器虽然是仙器,但实力不如人,再好的仙器也无法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尸霸级别的李阿牛,已能飞天入地,幻化成人形,派他去东瀛,凌阳相当放心。

------题外话------

快要喷老血了,累趴了。睡觉了,晚安!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