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屈梓楠并没有低头质问孩子,没错!他自己儿子的信誉度有多少他自己最清楚,几乎为零!他反感的……是她看他的目光,像每位花痴一样看着他脸红的表情!

屈梓楠上前,江可欣便又感觉到了那一股强劲的压迫感,他俯下身,额头几乎碰上她的。咬牙切齿地在她的唇边冷语:“你看着我的目光,让我很怀疑你是不是很希望我能抱抱你,亲亲你,或者……更进一步的亲密?”

‘啪’!的一声,屈梓楠只觉得脸上一痛,眼前这张小脸瞬间被怒火袭上。他惊了,这是他完全没有料到的结果,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敢掌他?

江可欣本能地后退一步,怒冲冲地瞪着他,咬牙一字一句地开口:“屈少爷,你不尊重父母,不尊重孩子是你自己的事,但请不要不尊重老师这个神圣的职业!”

屈梓楠的脸色一凛,抚摸着被她刷痛了的脸蛋,目光惭惭地漫上一股危险的气息。可惜,急过了的江可欣并不畏惧,继续不怕死地讥诮道:“终于知道小少爷为什么会一口一句地叫别人穷光蛋了,原来是有什么样的父母有什么样的儿子,有钱那么了不起吗?值得你们这么大刺刺地侮辱别人?”

屈梓楠的脸色越加难看,睨着她漠然道:“说够了吗?如果说够了你可以回去了。”

“我说过我会教好小少爷,在任务没有完成之前我不会离开。”江可欣坚定地说出这句话,开始收拾被瑞瑞扔得满天满地的课本。

屈梓楠瞪着她娇俏忙活的身影,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女人。她的野心果然比天大,他好奇的是当她惨败收场的时候会是怎么一个情景!

“好,我给你一个月时间,如果瑞瑞还是没有任何改变,到时希望你能主动离开!”屈梓楠放下瑞瑞,最后睨了一眼江可欣后转身走了出去。

“啊……爹地,你不能把我扔给这个坏女人……!”瑞瑞慌忙追了出去,江可欣却快他一步将房门上锁。蹲下身子,看到这张天使般的小脸,任何怒气和委屈都没有了。

忍不住伸出双手,紧紧地将他抱进怀里,泪水在度泛滥。这五年来,有多少个夜晚,她都梦见自己可以这么抱着自己的孩子,感受他的体温,那是他真实存在的感觉呀!

今天,她终于如愿了,虽然他骂她,戏弄她,流氓得像个小地痞。可是依然不影响她爱他的心,她相信总有一天,孩子会变好的,会和别的孩子一样正常的!

清纯庄晴雅公园唯美外拍

“喂!你这个穷光蛋不准碰我!放开我!”瑞瑞大声叫嚣着,一把将她推开。脸上的嫌恶狠狠地刺痛了江可欣的心。

可是她没有把心底的感情表露出来,擦去脸上的泪水,笑了笑道:“屈瑞,你尽敢喊,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因为……我发现这里的门板隔音效果绝僵哦。”

“你……坏蛋!横!”瑞瑞瞪了她一眼,重重地在沙发上坐下,拿来摇控器摁开电视。

江可欣走到电视旁边,伸手将电源拔下,望着他道:“小少爷,现在是上课时间,请你在书桌前坐好,这是你的课本!”说完将课本放在书桌上。

“我要看电视!”瑞瑞瞪着她大声怒喝!‘嘶’的一声,课本被撕成好几半!

江可欣气结,将自己的课本放到书桌上,冷硬地吐出两个字:“不行!”

“我要!”

“不行!”

江可欣瞪着她,瑞瑞也瞪着她,两人一时间大眼瞪小眼,谁也不退让!

最后的结果是课本被撕成一页一页的,一个字也没有学进去。两个小时的课时几乎都是在吵架中度过的。

回到后院自己的房间的时候,江可欣顶着困意将课本一页一页地粘好。并且在书页的四周用透明胶封好,这样下次瑞瑞想撕也撕不开了!

把这一切忙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江可欣匆匆洗澡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呢。

新环境新床,脑子里又塞满的都是瑞瑞和那个屈梓楠的影子,让她怎么睡都睡不着。这么一闹,第二天便起晚了,飞快地刷洗干净后,连早餐都没有来得及吃,便赶上班了!

走出大宅,还有一条长长的私人道路要步行下去才有公交站台,为了不迟到,江可欣一路小跑着往站台走去。跑到一半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车子的引擎声。

江可欣往路边靠了靠,车子一晃而过,一个雪白的东西急速地往江可欣的脸上飞来,正中她的脑门。然后,便听到瑞瑞嘻嘻哈哈的声音越来越远。

江可欣大惊,跑车上,那个可恶的屈瑞还趴在座位上对着她狠做鬼脸,而驾驶座上的屈梓楠居然连一点表示都没有,开着车子急速而去!

“可恶!”江可欣气得大吼一声,摸了一把脸上暖暖的,粘粘的东西,一看居然是蛋糕!双腿盯在原地,她气得浑身颤抖,还得回去洗脸!

赶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迟到半个小时了,走进公司便接触到几位多事同事的指指点点。无非就是说他有老板撑腰,可以无故迟到什么的。

对这种是是非非,江可欣早就习惯了,就像当初习惯老家的同乡们的指责一样。身正不怕影子歪,她一向来都坚信这一句的。

“小欣,柯总让你把畔山开发案的计划书先做出来交给他。”和江可欣关系比较好的莫语婷从文档中抬起头,对江可欣道。

江可欣点头:“嗯,我昨天就已经做完了,马上拿给他。”说完走到位子上,将昨完准备好的计划书拿到柯诺的办公室。

柯诺看到她,轻轻一笑,打量着她问道:“看你今天的状态,昨晚的课肯定上得不顺利吧?没关系,不想去的时候跟我说一声就行了。”

“不,谢谢柯总,我觉得还好,可能是刚换环境所以没睡好吧,今天还迟到了,真不好意思。”柯诺不怪她,她的心里反倒更加难受。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