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再联系起林思绾被暗杀,还有寿宴那天在穆宅出事的事,穆希辰心里还有气。可是没有确切的证据,他也不能对穆夫人说什么。听了穆希辰有些重的话,穆夫人眼泪就掉了下来:“你以为我愿意这么狠心?虽然我不喜欢思绾,可是不管怎么说,你们俩都已经拿证了,她也是我儿媳妇。要不是血库那边跟我说库存告急,我也不可能让

   她抽血呀!她抽点血还能补回来,万一你……你让妈怎么办!”

   对于库存是否告急,穆希辰没有表示。

   他很清楚,穆夫人在说谎。

   如果血库真的告急,那么穆夫人又从哪里调来的400CC的血量跟屈梓楠做交易呢?

   以前穆希辰从来不曾怀疑过这些事情,但是这一次穆夫人是露出了一个很大的马脚。

   不过,穆希辰没有拆穿穆夫人,而是说:“妈,我知道你的苦心。不过思绾也是个可怜人,没过过几天好日子。我选的人,也希望妈能对她好些。她会是一个好母亲,把恒恒也教得非常好。”

   穆夫人只顾着哭,没说话。

   林思绾能把恒恒教育好,这才是很大的问题啊!不过,她脸上一点表现都没有,只是掉眼泪。

   穆希辰皱了皱眉,又说:“妈,安茜还住在穆宅吗?”

   提到安茜,穆夫人忍不住又开始劝说:“老四,你对安茜……也是有点太过了。不管怎么说,人家为你生了个儿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不肯给她名分,好歹也不能不让儿子跟她见面啊!”

   穆希辰明白这是因为穆夫人找不到恒恒,忍了好几天都没能把恒恒要回来,终于找他来说了。

   草帽少女蓝色连衣裙闭目养神置身花海唯美写真图片

   他不动声色地说:“安茜如果是个好母亲,我是不会拒绝她跟恒恒见面的。但是她当着监控的面都能打我的女儿,可见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如何欺负恒恒?”

   “那不也是……母亲教育孩子,有时候激怒了动下手也正常。你小时候,我还打过你呢,你忘了?”穆夫人一脸的不赞同。

   对此,穆希辰只是撇了撇嘴,没表态。

   穆夫人又说:“我是打探到了消息,思绾把恒恒送去了澳门。老四啊,你倒是跟思绾说说,做后妈的,也不能拒绝让孩子跟亲妈见面不是?”

   不提这茬还好,提到这个,穆希辰不禁有些嘲弄地说:“妈都没让我跟思绾见面,我又如何跟她说?”对于他被变相软禁在这里,穆希辰当然是有气的。穆夫人哑然,之后又着急解释:“你跟她结婚的时候发病,我也是一时心急……这样吧,我让她把病房安在你隔壁来,你让她把恒恒给送回来,让安茜带几

   天。”

   生怕穆希辰不同意,她又追加说道:“你和思绾都病了,这个时候把孩子交给安茜带,也是理所当然不是?总好过周家小姐,一个未婚的姑娘,哪里会带孩子?”

   “再说吧。”穆希辰模棱两可地说。

   穆夫人:“……”

   *

   离开穆希辰的病房,穆夫人就去了七楼林思绾的病房。

   “妈,你来了?你请坐!”已经办了结婚手续,所以林思绾秉持着礼貌,喊了妈。

   不过穆夫人脸色却不太好看,居高临下地说:“我说几句话就走,也就不用坐了!”

   看样子,穆夫人是不打算给好脸色了,撕破了脸,现在表面功夫也不愿意做。林思绾在心里苦笑,说:“您说吧。”穆夫人下巴扬起来,眼睛似乎在看林思绾,眼神却没有半点落在林思绾的身上,似乎眼里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似的。她傲然说道:“我已经安排好了,一会儿你就搬去十楼老四病房的隔壁。不过,你必须让周

   妍把恒恒送回来!”

   没想到穆夫人竟然会这么说,林思绾一愣。

   姚佳琪赶紧给她打眼色,示意她不要答应。现在不能见穆希辰不打紧,只要彼此病好了,迟早都是能见的。可是如果恒恒送了回来,被安茜给抢去了,再想要回来只怕就不容易了!林思绾明白姚佳琪的意思,她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她也不能明着跟穆夫人杠上,只能用软钉子:“妈,恒恒性格内向,周妍是个性格活泼的人,有她带着恒恒和羽岚出去玩,有利于恒恒心胸开阔。辰少的

   儿子如果一直很内向也不太好,您觉得呢?”

   这话让穆夫人给噎住了,她眼色一沉,目光终于落在林思绾的身上,冷冷地说:“所以说,你不肯听我的话了?”“妈,等我出院了,就会带着恒恒回穆家的。恒恒是您和爸的孙子,自然不可能一直住在外头。”林思绾虽然个性比较软,生性善良不爱计较。但是有一点她是绝对不肯让步的,那就是她的孩子遭到威胁的

   时候!

   恒恒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是她跟穆希辰已经拿了证,她就是恒恒的后妈,那么,她就会把恒恒当做自己亲生的来看待!

   碰了一个软钉子,穆夫人气得不行。但是她的尊贵地位使得她没办法把脾气发出来。为了维持高傲,穆夫人只能说:“既然如此,那还是期待你身体快点好,尽快出院吧!”

   答应了安排林思绾去穆希辰隔壁病房,也不能出尔反尔,穆夫人只能是咽下了这口气。

   但是,离开医院上了车之后,她就捏着自己的拳头,怒不可遏地说:“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个林思绾真的是活腻味了!”

   金姐知道林思绾很不得穆夫人的心,她冷静地说:“夫人先别生气,想要她好看,以后总会有机会的。”

   “你说能怎么办吧?这个女人实在命硬得让人厌恶!”穆夫人狠狠地说。

   金姐皱眉思索片刻,才说:“不如……利用安茜,借刀杀人?”

   穆夫人一听有门,连忙说:“你想个办法。”

   金姐点头。

   *

   自从得知穆希辰和林思绾已经成功领证后,安茜在穆家也待不住了,感觉脸被打得火辣辣的疼。可让她立刻回安家去住又不甘心,所以就只能以想等恒恒回来为借口,继续在穆家住着。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