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池深深眼珠飞转,很快便联想到了一件没有破完的‘案子’——偷奶贼!

   她一直是先入为主的觉得,肯定是半夜被人吸干,如果真是那样,一定就是鹿斯基和月野一起作案,可他们都一口咬定当晚在劳作,哪有时间行‘胸’,所以,联想到凯撒蒂的答案,她便觉得凯撒蒂也有行‘胸’的可能,至于他的动机……肯定是很饿咯!

   “水水,水水,你在想什么?”

   池深深猛地回神,支吾了半天,才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哦,我,我在想,你为什么打架打到一半才出现……”

   “因为你没召唤我,我醒的很慢。”其实,是听见她的话,很想看看他的小水水,是如何作战的,看来,他的蛇毒还挺有用。

   池深深心里特别满足,觉得自己还蛮重要的,羞羞的低下头,起身将蛋崽挂在墙壁的石钉上,又瞅着满石板床乱爬的崽崽,笑容忽然止住。

   “怎么了?”凯撒蒂觉察到她的不对劲,忙问。

   池深深捧着两只还在吃奶的崽崽,叹了口气,撅着小嘴说:“还没鲁卡的消息,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有事,你从海里游回来的时候,有没有听说有关他的消息?”

   “没,我赶得很急,也不知道他会出事,你不要担心,就当是给他历练的机会,只要兽纹在,就没事。”凯撒蒂依旧是不咸不淡的语调。

   “可是……我能感觉到他的状态不是很稳定,他的结侣兽纹变了好几次。”

   “你想我去海里寻他?”凯撒蒂直接猜中池深深的心思。

   池深深点头又摇头,不是很确定的回答:“你去寻他最合适,但又最不合适,海族的目标是你,但除了你,又没别人懂水性……”

   清纯美女沐浴阳光

   “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我保证把豹子完好的带回来,不过,我要带着你去。”

   “啊?”池深深一脸懵逼的看着他,想着她的豹崽、蛋崽,她马上摇头拒绝:“不行,我不能去,崽崽没人照顾,上次在莉泽嘴里,好几天没吃上饭,差点饿得没奶了,若是遇到了坏人,你哪能边顾我,边打架呢?海里不比陆地,我没有施展的机会,大大降低了战斗的能力!”

   “嗯,知道就好,所以,我不能去寻鲁卡,他如果不能回来,那也是他能力不行,如果非要让我去,我必须带上你,因为,有雌性要谋害你,除非我杀光他们,但,这只会给你引来更多的敌人!”

   “没事的,你只要多给我点蛇毒,我就能自保。”

   “可现在的蛇毒,已经不能用你那个瓶子装了,现在的蛇毒有腐蚀作用,搞不好就把那瓶子腐蚀了。”

   “没事的,我那个瓶子材质很特殊,试试嘛!”池深深拽着凯撒蒂的胳膊央求。

   凯撒蒂一向不会让她失望,但这次他是铁了心的不想去找鲁卡。

   “你知道那雌性在屋顶上同那雕兽说了什么吗?”

   “知道,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而且……”

   “而且什么?”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