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从安家的贵宾室挪到桓家贵宾室的桓耀之等人,此刻正听着楼下众人与其他贵宾室的人争拍丹药。

随着越来越高的喊价,白染心中暗叹,这会炼丹还真是门发家致富的好门路啊!

桓耀之宝贝的瞅着手中抢来的丹药,忍不住的看了又看,之前还可怜兮兮的模样这会又悠悠的嘚瑟起来了。

看的白染一阵窝火,不阴不阳的来了句。

“准备好十枚破阶丹的灵石,若是少了——”

桓耀之笑眯眯道。

“放心放心,少不了你的灵石。”

一旁的安珏馨犹豫的看了看桓耀之,还是按耐不住的开了口。

“桓大公子,你这也有十枚破阶丹了,你看你能不能匀我两枚?”

桓耀之瞅了安珏馨一眼,脸上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还不待安珏馨被这一笑的杀伤力秒到,下一瞬灿烂的笑脸陡然一沉,冷傲道。

“想都不要想。”

安珏灵瞪了桓耀之一眼。

室内静寂美女复古条纹裙文艺唯美写真图片

“堂姐,你要是想要就竞拍嘛,跟这死骚包废什么话,他那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

安珏馨笑容讪讪。

竞拍的价码她可承受不起,不用想也知道直接从桓耀之手中拿要划算的多。

毕竟拍卖与直接买卖还是有区别的。

再者,她身上的灵石也是靠家族每月分发的灵石慢慢积攒起来的,哪里拼得过那些聚家族财力竞拍的,若是长辈们这次来的话就好了,家族出灵石拍下,再分发下来,自己是肯定能够得到一份的。

整个安家最有资格得到分配资源的就是安珏扬,安珏暖,安珏灵,她跟弟弟安珏越,还有小叔家的安珏枫,安珏画,安珏嵩。

他们几个都是本家直系一脉的嫡出,其他想要得到资源的就要靠自己的本事跟实力了,谁能从众多的家族子弟中脱颖而出,谁就有机会得到家族更多的资源享用。

拍卖会一结束,白染拿到了今日的灵石便带着众人怀揣着那枚鸡肋蛋离开了秘楼。

大街上,安珏灵殷勤的邀请白染去她安府上做客,小住几日。

与其说是邀请,不如说是生拉硬拽,攥着白染的袖口不松手,与那桓耀之的手段简直是如出一辙。

白染只觉得脑门突突地。

这庐陵城里的水土养出来的人难不成都是这般无赖的嘛?

难不成她还要拖带着这么一群人去她家府上做客?

她真心不想去蹭吃蹭喝。

豫春秋极有眼色的道出一句。

“染丫头,不必顾忌我们,找个客栈住下来就是了。”

瞥了眼挂在自己身上的安珏灵,无奈的点点头。

将众人安顿下来,又生生的被安珏灵拽出了客栈,生怕她反悔似得。

“行了,小祖宗,别拽了,胳膊都要被你拽断了,我白染说话向来算话,说去就一定会跟你去的,你先松手。”

她觉得这丫头比楚筝那妮子作风更甚。

一个楚筝就够她受的了,这下又来了个超级版的‘楚筝’。

她开始怀疑会不会还会蹦出第三个巨能版‘楚筝’来折腾她。

呼——

好痛苦,怎么破?

从挎包里抓出一块中品灵石塞给安珏灵。

安珏灵倒是不推辞的收了,随手塞进了乾坤袋里,神神秘秘的凑在白染耳边嘀嘀咕咕,自以为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与白染说着悄悄话。

“小女神,你那些个丹药都是从哪儿弄来哒?”

一路同行的安珏扬等人个个竖起耳朵偷听了起来,很明显,几人是听得到的。

白染倒是没偷着藏着的淡淡道。

“自己炼的啊。”

“自、自、自己炼的?”

安珏灵下巴惊掉了一地,说话的舌头都打了结的捋不直了。

桓耀之直接惊的脚下一个踉跄,扑在了身子微微顿住的安珏扬身上。

幸好桓潜之拽了二人一把,避免了二人当场出洋相。

安珏扬回头瞪了身后的桓耀之一眼。

桓耀之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又不是故意的,不小心嘛。”

安宋媛毫不客气的嗤笑一声。

“大话说的猖狂的没边了,也不怕闪了舌头。”

一个看起来也就十三岁的小丫头,能够炼制得出五品丹药,且还是五品的极品丹药?

别逗了,就是打从娘胎里就开始学习炼丹,到现在也才十三、四年吧?

一个五品丹药师就算是耗费巨资培养也得需要个二十多年才能够炼制得出五品丹药吧?

就这样耗费资源耗费时间精力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培养的出来的。

且还不说她是不是有那个炼药资质,是不是那块料,就说这庐陵城里最年轻的丹药师都已经是年逾四十以上了,哪个不是在丹药上浸染数年,倾尽了半生的心血也才不过是刚刚到了四品炼丹师的级别。

而这样的丹药师恰恰只有两个,一个是那城主府上城主大人桓炔的弟弟桓烃,也就是面前这两位城主府公子的小叔。

另一位便是自已家族中的长辈,安家家主的同胞弟弟,安塑邈。

而其他的丹药师,都是些年迈,一心只扑在丹药上钻研的老者。

白染淡淡的扫了安宋媛一眼,未语。

她只是在陈述事实,并不是在自吹自擂。

至于他们的反应,她根本无所谓。

安珏灵自是也不信的,嘴角僵硬的扯扯。

“呵呵,小女神,你可真会开玩笑。”

白染耸耸肩,不信就算咯。

“小女神,你那破阶丹还有吗?能不能卖我几枚?”

白染点头。

“嘿嘿,小女神真好。”

安珏馨温浅一笑。

“白姑娘,可否也卖于我两枚?”

白染依旧点头。

有灵石不赚是傻子。

安珏馨掩不住的一脸愉悦,这白姑娘倒是个好说话的人。

安宋媛脸色难堪,却是没有开口。

不是她不想要,而是身上连一块中品灵石都没有。

她又不像安家本家的直系血脉那般好命能够得到家族分发的资源,她只是旁系后代所出,都不知是出了多少服的子弟了。

只不过是坠了一个安字姓氏罢了,与族中众多的子弟一样普通,资质平平。

幸而得了这一身的修为……

桓耀之兄弟二人也是有些好奇这小姑娘哪里弄来的丹药,不过人家既然不想让他们知晓,不问便是了。

话说白染着实冤枉。

她说的可是真话,只是没人信她所说的话罢了。

到了分叉口,桓耀之兄弟二人与安珏扬几人分道而行。

安珏灵一路与白染有说有笑的进了安家的府宅。

“大哥,先带小女神去找父亲,让父亲认识一下我的救命恩人。”

“好,父亲应该在书房,我先去看看,你带白姑娘去厅里吃点东西。”

安珏灵拉着白染穿过府苑中郁郁葱茏的绿植花卉,绕过河桥流水,九曲回廊,终于进了厅里。

这安家果然不是一般的大,庭院里更是精浑大气又不失雅致清韵。

白染暗叹,这大家族就是不一样啊!

安珏灵吩咐了人弄了些好吃好喝伺候着,二人在待客的正厅里吃的那叫一个惬意,俨然当成了膳房了。

白染本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哪怕是上人家府门做客,依旧是不改本色,随心所欲,倒是吃的舒心畅快。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