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呃……

太子没有想到沈小七会这么说。

想了想,道:“沈姑娘,我想跟你说的是东瀛的事情。”

“东瀛什么事?你在东瀛有仇家?”

沈小七道。

太子摇头,道:“不是仇家。而是我觉得,这些年我所受到的遭遇跟东瀛脱不了关系。东瀛那边的人有一种秘术,能够让人瞬间说不出话,感觉被千斤的石头所压到。”

“嗯?”

沈小七皱眉。

这不就是精神威压吗?

难道楚名扬的师傅是东瀛的人?

“沈姑娘?”

见沈小七发神,太子叫了一声。

黄色裙子吹泡泡女生图片

“嗯,你继续说。你是怎么发现的?”

沈小七回过神来道。

“事情要从我七岁那年说起,也就是十年前。我的母后去世开始。”

太子一副伤心的表情,似是在回忆。

见沈小七没有打断,太子继续道:“十年前,我的母后不知道得了什么病,连太医都束手无策。一睡就可以睡两三天,醒来之后,会一下子吃很多东西,就像她的身体里住了一个怪物,不是她在吃,而是别人在吃。当时,父皇登基的时日不久,碍于朝中大臣的逼迫,父皇便把母后以被妖孽附身为由打入了冷宫。”

“又是朝中大臣?他们都欺负你父皇,你父皇到底是怎么当皇帝的?不是一切都是他说了算吗?”

沈小七皱眉。

这个皇帝跟她想象的不一样啊!

“唉!”

太子叹了口气。

“沈姑娘,你不明白。算了,我接着给你说吧!那时候我母后进了冷宫,朝中就有大臣提出来说是我母后不堪为**,要废后另立。但父皇跟母后乃是青梅竹马的结发夫妻,父皇强势的驳回了要废后的那些大臣的折子。最后,我父皇说,除非母后死了,不然他是不会废后的。”

太子说着眼睛有些红,有些愤怒。

“然后,你父皇说完了这话,你母后就死了?”

沈小七看着太子的模样就猜出来了。

“嗯。”

太子点点头。

沈小七把凳子靠近太子,坐下拍拍他的肩膀道:“这事不怪你,怪你父皇。怪你父皇太弱,连手下都收拾不了,还被人胁迫。我跟你讲哦,我的手下都听我的话,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们打不过我,想反抗都没用。所以,这只能说明你父皇太弱了。”

说完,沈小七还摇摇头。

太子没有反驳。

其实他内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要是他的父皇强一些,他的母后也不会就那么去了。

“然后呢?你母后死了之后,便有新的皇后?”

沈小七见太子没有说话,问道。

太子点点头,道:“嗯,新的皇后正是当初说要废后说得最凶的大臣,楚相。”

“楚?跟楚名扬是什么关系?”

沈小七一下子想到了楚名扬,问道。

“是楚名扬的祖父。沈姑娘,我知道这次你在大比上伤了楚名扬,但是你别怕,我父皇会为你顶住楚老贼的压力,保下你的。”

太子认真道。

而且这件事皇上也跟他提过,找他商量过。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