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小十,你受伤了?”赫连九霄不再板着脸,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担忧,霍然冲了过去,抓着赫连锦煜的胳膊问道。

赫连锦煜还没从吃惊中回过神来,诧异的问桑果,“你……你怎么知道?”他一直隐藏的很好啊,表面的云淡风轻、谈笑风生就是为了不让九哥担心,可最终还是被桑果看出来了。

“伤在哪儿了,到底是谁伤了你?让你不要乱跑,非不听话,展舒是怎么保护你的!”赫连九霄一改往日的高冷形象,此刻就像个婆婆妈妈的老人家一样,问东问西,问的赫连锦煜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九哥,你别听果儿乱说,不过是一点儿小伤而已,我自己有分寸的,刚说你对我一点儿都不温柔,这会儿你就对我这么好,你看,果儿都吃醋了!”赫连锦煜赶快把话题转移到桑果身上,他求救的看向桑果,希望桑果能够帮着他转移赫连九霄的注意力,但奈何,桑果跟赫连九霄是一伙儿的,她走过去伸手搭上小十的脉搏。

他的脉跳得弦而急促,果然是中了毒的迹象!

“闭嘴!”赫连九霄见软的不行,而且兄弟之间,的确不适合太温柔,所以还是喜欢冷声的吼道。

“这下我就舒服多了,嘿嘿!”赫连锦煜想要从桑果的手里抽回手,却被桑果瞪了一眼,娇声喝道:“给我老实点,你要是乱动就会惹的我动了胎气,你不想要小侄子小侄女了。”

“额……你……这个女人是纸糊的吗?”赫连锦煜觉得这对夫妻真是天上一对,都这么的的无赖。

他就轻轻的动一下,怎么就会让她掉了孩子了,不过虽然这么想,但被桑果一凶,他还真的乖下来了。

不能抽离,赫连锦煜却还是一脸的轻松泰然,“都说了没啥事儿了,就是一点儿小伤而已,不用瞧的,那个……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你们早点睡觉,争取多给我添几个小侄子。”

桑果给他诊了脉,微微点头,“阿九,不用担心,小十的毒没什么大碍,不过小十,给你下毒的人到底是谁?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事儿啊!”

赫连锦煜皱眉,急着辩解道:“别胡说,就是阴险卑鄙的人罢了,九哥说的对,我以后都不能乱跑了,以后就呆在你们身边跟我的小侄儿玩,那个,我先走了,赶了这么远的路,我也困了。”

清纯女孩的十七岁清晨美图

“慢着!”桑果突然喊了一声,“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虽然你的毒没什么大碍,不会要了你的命,但是你应该自己试过用内力逼出来了吧?可惜没有什么用,此刻的你浑身麻痒,像是被无数只虱子在啃咬一般,根本提不起内力来驱毒,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小十的脸上露出骇然之色,张大了嘴巴瞧着她,竟然说不出话来。

赫连九霄一见自己弟弟的神情,就知道桑果说的一点不错,急促问道:“果儿,那该如此医治?”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