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安然回到家中,紧紧的关上门,扑到床上闷声哭了起来。尽管刚刚在欧阳慕林和他的继父面前,自己尽力保持了镇定,甚至略显冷漠和寡淡,但是此时此刻,她只觉得无比的委屈和无边的苦涩。

  “怎么了,安然?”

  安然只顾着伤心难过,根本没有注意到,王兰窝在另一张床上,微微探出个脑袋。

  安然摇摇头没有回答。

  王兰猛地从床上爬起来,顾不上穿衣服,便冲到安然的跟前。

  “欧阳欺负你了?”

  安然还是一直摇头。

  “到底是怎么了!”王兰有些急了,手上微微用力,将安然从被子上拉了起来。

  见安然泪流满面的样子,她又突然一下子慌了:“安然呀……你……你怎么了?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好吗?”

  安然伏在王兰的肩头哭了一阵,这才抹了一把眼泪,轻声的开口:“我和欧阳,分手了。”

  “什……什么?!”王兰一时间愣住了,瞪大眼睛望着安然,嘴里结结巴巴的说着,“怎……怎么会……今天这种日子,你……你可不要开玩笑。”

  “你觉得我的样子,看上去像是开玩笑吗?”安然此刻已经恢复了往常的神态,王兰甚至有种错觉——似乎刚才趴在床上痛哭流涕的那个安然,与眼前神情淡漠的安然并非同一个人。

   清新日系美女洁白无瑕如梦如幻

  “你们之间,到底生了什么?”王兰除了焦急的询问,根本想不出任何安慰的话语,当然,她也清楚的知道——怕是安然根本不需要什么安慰。

  安然摇摇头,像是不愿多提:“就……突然觉得不合适便分手了。哪里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如果有,就当是我厌倦了吧!你知道的,我向来不是个长情的人,也算不得善良,更多的是冷酷,不是吗?当初能一甩头忘了顾铖,现在自然也能同样的对待欧阳。”

  王兰皱了皱眉,显然看出了安然的逞强。

  “好吧。”但她并没有说破,“你们之间的事,我这个外人也实在没办法掺和。只要你觉得自在、觉得合理,我都站在你的身边,毕竟你的事情你要自己做主。只不过……你当真不会后悔吗?一路看着你们跌跌撞撞的走到现在,我还是不敢相信,你们会这么轻易的分手。如果有什么误会,尽早解开才好!早晨出门前还好好的,怎么……”

  “不提这事了,好吗?”安然轻轻覆上王兰的手,“我有点累,想睡一会。你也该上学去了吧?”

  “哦。”王兰面带担忧的点点头,“这就准备出门了。”

  就在这时,出租屋的大门被推开,欧阳慕林神情清冷的走向安然。

  “厌倦了,是吗?”看得出,他很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嘴唇依旧不受控制的微微抖,“想要像甩开顾铖那般的甩掉我,是吗?”

  “是。”安然不动声色的回答。

  “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是个机器?没有感情,没有痛苦?”欧阳慕林难以置信的看着安然,“我们这段时间以来的感情算什么?你一句轻飘飘的‘厌倦了’,就想甩开我吗?”

  “我的心不是石头做的,我也不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也会难过、也会痛苦,也会收到伤害。”安然定定的看着欧阳慕林的眼睛,“但是我懂得及时止损的道理。如果明知我们之间不会有结果,继续纠缠还有什么意义?与其等到以后再互相埋怨心生怨恨,倒不如趁着现在,痛快的结束。”

  “还没试过,怎知不会有结果?”欧阳慕林的眉头微微动了动,“还没努力过,怎么能轻易的放弃?”

  王兰看着面前的两人,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她飞快的穿上外套,拿起书包,丢下一句“我先上学去了”,便匆匆逃离了屋子。

  “试过又怎样?你能改变你爸对我的看法吗?”安然表现得愈加冷静,“努力了又怎样?你爸就能接受我了吗?你就会抛下李瑶瑶跟我走哪?你扪心自问,你能不能做到!至少,我做不到……如果要让我在家人和你两者之间选择一个,我肯定不会抛下我的家人。想必你也一样!所以,还是分开吧。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在我眼里,你和我的家人同等重要。”欧阳慕林也渐渐冷静下来,“安然,你有你的选择,我也有我的坚持。你选择放弃,那是你的自由,但我选择继续,这同样是我的自由。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凭什么你说开始就开始,你说结束就一定要结束?”

  “你倒是学会了耍无赖。”

  “也许现在我还没有办法改变我爸对我们的看法,也没有办法给你任何确定的承诺。”欧阳慕林不理会安然的“嘲讽”,继续开口说到,“但我确信,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今天的坚持是对的!你刚才说你累了,躺下歇着吧。我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喂……”安然叫住了他,“你这又是何必呢?最后受伤的只会是你。相处这么久了,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是个自私的利己主义者,趋利避害是我的天性,一旦情况对我不利,我只会选择逃避。”

  “既然你已经决定放弃,觉得厌倦了我,为什么还要理会我的感受?”欧阳慕林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安然,“又何必担心我会不会受到伤害?这些后果,不论是好还是坏,我自己承担就好!”

  “你……”安然竟觉得自己遇到了对手,面前的那个男人,冷静得令她有些胆寒。果真,相似的人总是会相互吸引的,胆寒过后,却是另一番欣赏。

  “你休息吧。记得锁好门窗!”欧阳慕林淡淡的说,“下午我会买菜过来,你放心睡便是。”接着轻轻的带上门走出去。

  “哈……”安然只觉得哭笑不得,自言自语到,“所以,现在的状况是——我竟然被他将了一军?”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