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不如,他就用这些宝贝感谢他,一方面在鲁刚面前攒足了面子,在救命恩人前留个好印象,另一方面,也完全可以借着送礼的时候,借机多要几颗解药,如此以来,自己以后再碰上活尸,就不用害怕了。

墨袍老者将算盘打得叮当响,鲁刚和白衣老者看着他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就是一阵无语。

他们觉得,有了这个想法,墨老头儿一定会赔了夫人又折兵的!

不过两人也不点破,反正他们也乐意看着他吃亏。

不知过了多久,晋级的光芒慢慢开始变淡,三人全都站了起来,满是期待地看着房门,没一会儿,那紧闭的房门就看了。

只是,走出来的那个人却颇为让他们吃惊。

“景天?怎么是你?”端着自以为空姐一般一般令人心悦笑容的墨袍老者看着景天踏出房门的那一刻,笑容就跨了下去。

“怎么不能是我?”景天瞪了他一眼,趾高气扬地走了出来。

墨袍老者张了张嘴,没理他,又看向了他的身后。

只是,陆陆续续走出来的这十几人中,并没有他想要看到的人,不由得有些失望。

“里面还有人吗?”墨袍老者对着旁边一个年轻导师问道。

年轻导师点了点头,“还有,不过…那,她出来了。”

娇俏少女粉嫩露玲珑身段

墨袍老者顿时端起和蔼可亲的笑容看了过去,不过在看清那少女的面庞时,他的整个笑容都僵硬了。

“你…你不会就是说的她吧?”墨袍老者嘴巴张成了‘O’型,有些不太相信地看向鲁刚。

“不是她还能是谁,我告诉你,你现在不上的话,肯定有好东西都没你的份了。”鲁刚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不忘提醒他将东西拿出来感谢,就迎了上去。

墨袍老者这会儿有些不情缘,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就见景天似乎是正朝凤彩天走去。他心中一横,心说不能让救命的东西落到了别人手里,连忙快步跑了几步,赶在了所有人前面。

“你就是救了我们的人吗?”墨袍老者一脸堆笑,站在凤彩天身前,笑眯眯地问道。

凤彩天吃不准这人要干嘛,就点了点头。

墨袍老者立马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塞到了她的怀里,“这是我‘个人’准备的一点薄礼,希望你不要嫌弃,感谢你救了我们大家。”

墨袍老者在说的时候特意强调了一下‘个人’,凤彩天不明所以,正想拒绝,就见一旁的鲁刚按住了她双手捧着的箱子。

“既然墨老这么真心感谢,丫头你就接下吧,反正这家伙的家当富可敌国,你可千万不要推辞。”鲁刚说着,还笑眯眯地看着了墨袍老者。

墨袍老者先是一愣,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附和着点点头,“是啊,你就收下吧,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凤彩天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好吧,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嗯,就是那个…”墨袍老者见她收了一阵心喜。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