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卫老夫人有时候难免也会胡思乱想。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长孙卫瑞身上,想着如果卫瑞当初不是娶了这个张氏……若是暖玉小时候,卫瑞能和暖玉亲近些,是不是此时,这小卫府的主人便是卫瑞,而不是卫宸了。每每想起这些,卫老夫人都会一阵后悔。

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糊涂……

然后更是一步错,步步错。似乎便没有对的时候了。卫家如今落到这步田地,与她脱不了干系。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卫家毁在她手中。

不就是向卫宸低个头。

她低便是了,她一个长辈,卫宸难道连这份薄面都不给?

时到今日,卫老夫人依旧想端着长辈的架子,欲用‘祖母’这个身份压卫宸。这时候,小卫府大门轰然开启,然后当先出来的是十几个护卫,这些护卫似乎气势全开,一脸肃然,十几个人,却生生给人一种千军万马过境之感。

卫老夫人的心肝不由得颤了颤。

一双*腿似乎有些立不稳,一旁的白妈妈赶忙上前相扶。

护卫分左右而立,拱卫着中间的一个人。

那人一步步,走向卫老夫人。

明明是她的晚辈,明明是当初被卫宸所弃之人。可迎上卫宸冷冷的目光,卫老夫人内心却生出一股畏惧之意来。这种意念来的太快,卫老夫人几乎毫无反击之力。卫宸前行一步,卫老夫人便控制不住的后退一小步。

夏天网球场上的丸子头女生图片

便这么卫宸进,卫老夫人退。

最终,卫宸走出大门,站在石阶下……

围观的百姓大气也不敢出,他们多数只知卫宸其名,却未见过卫宸真人。

据说这位卫大人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娶了将军府小姐,后又升格做了亲王的女婿。平过济北道之乱,这次在淮阳道虽然铩羽而归,可主帅是夏琰,说起来卫宸也是受了无妄之灾。只是没人想到,卫宸能这样年轻,模样又是这样的出众。

便是连老妇人见了,也难免眼前一亮,更别提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了。

她们没有丝毫不敬之心,只是人本能的喜欢模样生的好的。卫宸今日穿了身天青的长衫,负手立在门前,端的是个浊世佳公子模样。

和卫家男女老少一比,高下立现。

人们看热闹,其实并不在乎内情。只是喜欢凑热闹。此时,刚才还骂卫宸心狠,连家族都不顾的人,片刻功夫,便有大部份转投卫宸的阵营。

看卫宸这样,也不像那个卫大少所说的忘恩负义。

对家族落井下石的人啊。

四下一静,人人眼睛大睁,要看卫老夫人和卫宸这对祖孙,如何打这场大仗!

卫瑞见到卫宸,眼睛都红了。

他从小被人称赞着长大,可如今,人人都知道卫家出了个卫宸,谁又知道他卫瑞的名头。

卫宸娶了貌美如花的暖玉,当了将军府和凌亲王的乘龙快婿,而他娶的张氏,不仅是个泼妇,如今岳父一家吃了官司,非但不能借力,反而要连累卫家。两相一比,卫瑞看卫宸的眼神仿佛淬了火。恨不得将卫宸瞬间烧成灰。

“卫宸,你终于出来了。你如今富贵了,攀附上了楚家和林家,据说连凌亲王都对你另眼相看……你看不起我们这些穷亲戚了……”

卫宸目光渐渐从卫瑞身上扫过。

没有丝毫停顿,一幅毫不在意卫瑞的神情。

卫瑞气上加气,一下甩开一旁的张氏。“我们卫家还在甘宁道时,你是什么样子?需不需要大哥说出来让旁人见识一下……那时候的卫宸啊。坑蒙拐骗,坏事做尽。后来在甘宁道实在没法呆了,这才避难到了京城。倒不想凭着你这一张俊脸,还有那三寸不烂之舌,倒让你在京城混的顺风顺水,不仅骗了个将军府的小姐当妻子,竟然还能骗得齐君重用……卫宸,你便不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你姓卫,你日子过的风光无限,可卫家如今什么光景?你不理会便罢了,还让人趁火打劫,落井下石,卫家的铺子如今关门大吉了,这下你该满意了吧?想私吞卫家临街那几间旺铺,休想!我们卫家便是饿死,也绝不会把铺子交给你。”卫瑞话音落下,四周响起一片唏嘘声。

好一出恩怨大戏啊。

有人疑惑,难道卫宸真像这位卫大少所说,在甘宁道无恶不做,以至甘宁道不能容身,这才来了京城。

他真是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哄骗楚家小姐下嫁?哄骗齐君重用他?

那他……本事也忒大了。

人人都有张嘴,旁人怎么哄不来骗不来?偏生卫宸这般厉害。

卫瑞的本意其实是想先发制人,却不想自己却弄巧成拙……

卫老夫人张了几次口,最终还是没有阻拦。卫瑞难得这么有血性,卫老夫人怕自己一拦,把卫瑞才升起的几分胆子全都吓回去。她便任由卫瑞去说,只是,卫瑞说的话……怕是成事不足,火上浇油了。

卫瑞声音落下,以为卫宸一定会张口反驳。

卫宸一反驳,便落了下乘。

他并没说特例,只是笼统的说卫宸做恶,卫宸怕是想反驳,都找不到突破口,卫瑞自觉自己做了件聪明事。

还未来得及得意,卫宸一个眼风冷冷的从他身上扫过,卫瑞觉得周身一寒,竟然没种的有些腿软。一旁的张氏露出鄙夷之色,越发觉得卫瑞没种。

那卫宸还没开口,卫瑞便吓得险些倒在地上。

就在所有人以为卫宸会开口反驳,或是自辩之时。卫宸轻轻一个眼神递给跟在他身边的柴飞平,柴飞平会意。

然后不急不缓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册子。

后又慢吞吞的展开,所有人包括卫家人都被柴飞平的动作吸引住了。

然后柴飞平唇角微抿,册子上记的一桩桩,一件件,都让他有股冲上前去把卫家人砍成七段八段的冲动。“……卫宸,卫家庶出次子,生母吕氏,乃卫夫人的婢女……

卫宸直到离开卫家,共花用……每年一件冬裳,用银五钱,夏裳乃奶娘刘氏用旧衣所改……每日两餐,用银三钱。每餐一碗清粥,一碟青菜。时而被卫家管事遗忘,不给用度,以至食不果腹……总计,卫宸在离开卫家前,共花用银子不足十两。卫家迁往京城,途中所用马车人手……共花银子五千两……卫家临街旺铺……共计一万三千两……”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