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台上,这会儿已经换了一个人,这人在表演着一个十分让人惊奇的表演。

元锦也听到人群中的骚动,他也不由的抬起头来,朝戏台看去。

只见戏台上,站着一个身材瘦高的男人。

这个男人长得不像完全的欧罗巴人,也不像完全的中原人,倒像是西域那边的人。

黑头发,黄皮肤,却又是高鼻深目,面容十分的俊朗。

他穿着一身长袍,却不是中原人穿的那种衣带繁复的,只是一件极其简单的长衫,整个套在身上的,料子也不是什么丝绸云锦这样名贵的料子,只是一件十分轻盈的白色棉麻。

让这个人看起来温尔尔雅。

跟那些个表演滑稽戏的马戏团员比起来,有些格格不入的样子。

这个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团扇,半遮住了自己的脸,冲着下面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问道:

“不知姑娘叫什么,今年多大了。”

这个人说的也是中原话,男人长得好看,说话的声音十分的醇厚,对异性自然是具有吸引力的。

“我叫慧儿,今年,今年十八岁……”

元气少女俏皮哪咤头发型露齿微笑皮肤白皙写真图片

戏台下面的小姑娘,显然是被这个男人说话的样子给迷住了,说话的声音也娇羞的不行。

姑娘的声音刚落音,那台上的男人,就朝那姑娘伸出手来:

“慧儿姑娘,能劳烦你上台一下吗?”

叫慧儿的姑娘想了一下,也大胆的朝男人伸出手来,被男人一下子扯到了台上。

这个姑娘长得不丑,穿的也比较华丽,应该是一个小家碧玉。

大夏国的国风还算是开放的,可也很少有良家女孩子站在戏台上,慧儿在众目睽睽之下,自然也是有些不自然的。

好在大家都十分的高兴,也没有让慧儿觉十分的不好意思。

男人退了两步,站在慧儿的对面,然后用团扇,把自己的脸整个遮住了。

遮住脸的同时,男人也摆出了妩媚的姿势——

虽然他长得又高又瘦,骨架子也是男人的,但是,这会儿,在众人的眼里,他完全就是一个女人的体态。

“我叫慧儿,今年,今年十八岁……”

慧儿在台上站着,嘴巴都没有张开,可是,她的声音,却传了出来。

这句话,跟她刚刚回答那男人的问题的时候,一模一样!

很显然,这话不是慧儿说的,而是把脸挡在扇子后面的那个男人说的!

台上,男人又用慧儿的音色,开始说一些笑话,逗得台下的观众们哈哈大笑。

大家对这男人的本领都十分的佩服,纷纷鼓掌叫好。

慧儿也佩服的不行,她听这男人说话,还以为这世上,有另外一个自己。

男人学完慧儿的说话,又模仿了台下好几个人的声音,都是惟妙惟肖的。

元锦眯起眼睛来,看着台上正在表演的男人,

他看着那男人的一举一动,看的极其的出神,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爷,我们,还回去不?”

李达问道。

元锦又看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等会儿,这个人,还蛮有意思。”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