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沐修打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一张纸,扫了一眼,然后望了一眼苏青柔,把目光投向了喜乐:

   “喜乐,我有点公事要处理,你先陪奶奶跟你娘回去午睡吧。”

   说完,就站起身来,朝沐老夫人行了个礼,就告辞了。

   沐老夫人跟苏青柔见状,都不由的担心起来:“喜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喜乐一笑:“奶奶,娘,你们放心,这世上不管出了什么事儿,爹爹他都能摆平,你们就别担心了,我扶着您回去休息吧。”

   苏青柔站起身来,扶着沐老夫人:“我不用你扶,倒是你,脚踝还疼不疼了?”

   喜乐笑道:“每天喝娘您熬的骨头汤,再加上大表哥的神医妙药,早就好了呢,娘,您就别担心啦!”

   苏青柔笑着看着女儿一眼,这个女儿确实没有让她操过什么心。

   喜乐跟着苏青柔把沐老夫人送回房间,就往沐修的书房走去。

   到了书房,果然见沐修在地上来回的踱步,整个人都十分的焦急的样子。

   喜乐赶紧上前问道:“爹爹,刚刚那封信,是什么?”

   沐修把信递给喜乐。

   清纯美女户外捕捉标本写真清新自然

   喜乐接过来一看,这才明白沐修为什么没有当着苏青柔的面把信的内容公开。

   因为这封信是跟沐长安有关。

   这是绑匪写的,沐长安在他们手里,让喜乐出两万两银子赎人,不然就撕票。

   喜乐知道沐修一向想的周到,这样的内容要是被沐老夫人跟苏青柔知道,她们不急死也会担心死。

   而喜乐看到这绑匪的金额,也担心的不得了。

   把沐长安绑了,还开口要两万两银子?

   这绑匪的胆子,是有多大!

   沐长安是沐国公府的世子,是白家的外孙。

   到底是谁不要命,敢绑架他?

   喜乐下意识的觉得,一般的山贼,不会有这样的胆子。

   这背后,恐怕有什么人指使的!

   然而,喜乐一时也想不明白,是谁会做这样的事儿。

   眼见着沐修着急的不行,喜乐连忙上前安慰他:

   “爹爹,您别担心,咱们一定会救出长安的!”

   喜乐说着,就连忙让人去通知白致远,然后又派人去萧家跟萧齐说一下这件事儿。

   虽然喜乐面上比较镇定,但是,她心里也是比谁都着急的。

   沐长安虽然身手不错,但万一绑匪武功更高强怎么办?他还能顺利的脱身么?

   没多一会儿,白老爵爷,白致勤,白致远跟白子澈都到了。

   萧齐也带着莫矢莫离到了。

   一群人正商议着,该如何营救沐长安,然而,却毫无头绪。

   这时候,紫音走了进来:“小姐,世子爷的鹞子飞来了。”

   喜乐抬起头,只见紫音的肩膀上站着一只比喜鹊稍大一点儿的鹞鹰,正是沐长安养的晴空。

   她连忙上前,把晴空腿上系着的布条摘了下来。只见上面写着三个字:翠云山。

   而且,这布条,也是沐长安身上的衣服上的。

   “翠云山?”喜乐看着上面的字,望向白子澈。

   白子澈说道:“翠云山上只有一伙山贼,叫翠云帮。”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