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刀疤脸有些迟疑。

   刚刚逃出升天,却又要转入狼窝,这样的选择镇的好吗?

   罗全同样也有着顾虑。虽说大树底下好乘凉,跟着强者的后头有肉吃,但是,他们本身的实力就已经很强了,为什么还要他们这些累赘?

   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得嘛!

   难道只是因为欣赏吗?

   罗全又觉得不可能。依照王越的气度、实力以及身份来看,就算是欣赏,他也没有必要这样好声好气地邀请他们这群将死之人,恐怕…他应该是又别的目的。

   想到这里,罗全的脸色沉了下来,身子下意思地弟弟罗毅的身前挪了挪,意图将他藏起来。

   “如何?可是考虑好了?”王越将罗全的动作尽收眼底,但是他却默不作声,只是静静地看着。在给足了众人充分的时间考虑之后,他才笑眯眯地看着大家开口。

   语气虽然很平淡,但此情此景,却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罗全想了想,忌惮地看着王越问道。

   “你说。”王越依旧笑得人畜无害。

   “如果我们拒绝,你会放了我我们吗?”罗全一脸紧张。

   纯情圆帽嫩妹子沉浸花海图片

   “不会。”王越轻笑。

   “那你邀请我们入你门下是为了什么,我们可都是命不久矣的人。”罗全更加糊涂。刀疤也满脸不解。

   “有我在你们死不了。怎么样,我救你们,你们以后跟着我如何?”王越信心自足地说道。虽然不是医师,但是有冥王这么一个药窟,神级丹药都有,更何况一颗九转清毒丹。

   小意思啦!

   “可我凭什么相信你?”罗全满眼警惕。当初,弟弟身手重伤,落魄的他没有金币,在遇上魏俊的时候,他也是这样说的。可是结果却又是什么呢?

   弟弟的被治好了确实不假,可是,他们两兄弟也从此失去了自由,不得不在毒药的驱使下为魏俊卖命。

   这是他最恨的!

   “难道你还有其他的选择?”王越剑眉一挑,看他的神情,多少猜到他担忧着什么,淡淡的说道。

   峰子站在王越的身后,缓缓擦拭着手里棍子一样幽亮的武器,目光从罗全的咽喉,胸口等要害部位扫过,明晃晃的战戬不时在耀眼的阳光下折射出令人心寒的光芒,罗全心头一颤,凡是被他目光扫过的地方,都像是被战戬拂过一样,冰凉。

   而旁边的其他人,姿态各异地站在峰子的身后,或双手环胸,或歪头轻笑。那笑,很纯很天真,不过目光让人心头发毛。

   “你们想好了吗?”王越问道。

   “我愿意归附大人,追随大人左右。”刀疤脸率先下了决定。

   “那你们呢?”王越转过头看向罗全,旋即又越过他,在罗义的身上停留了几秒,一抹冷冽的杀意一闪而过。

   罗全浑身一颤,连忙道:“跟着大人,是我等将死之人的福气,自然,我罗全兄弟也愿意跟着大人。”

   “我等也愿意追随大人!”见罗全和刀疤脸都表了态,众人也纷纷点头,表示答应。罗全说得对,反正自己都是将死之人,这些人就算想要利用他们,也利用不了多少时间。而且,这王越刚才不是说了吗,只要跟着他,他就不会让他们死。

   也许,这是人生转角的一个契机也说不定。

   “那就好,你们都起来吧,只要你们真心归附于我们主子,我家主子决不会亏待你们。”王越说道。

   这些人实力本就不错,只要是真心归附于他们冥王殿下,凭着王的手段和效果绝佳的丹药,帮他们提升实力,让他们成为自己的走卒,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不过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就看他们自己了。

   “大人放心,即便我等愿意归顺,那必然是带着满满的诚意,,以后,大人叫我们往东,我们定然不会往西,大人叫我们杀鸡,我们定然不会娶杀鸭。”刀疤脸开口表达衷心。无论王越手里是不是又九转清毒丹,他都觉得放手一搏了。

   其他人纷纷点头,抱的也是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念头。

   王越摆了摆手,“行啦,这些虚的就不要在我面前说了,我看你们伤得也不轻,简单包扎一下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跟我出发吧。”

   “这么急?大人,不如我们休息一晚后,明日再出发可好?”

   刀疤脸没想到王越会这么急。刚才,虽说与方文的对战中,并没有受多大的伤,但是,之前与王越等人的纠缠,即便没有伤到要害,但是皮外伤却还是有的。

   怎么就不调养一番呢?

   王越转过身,扫了一眼不同程度挂彩的的众人,点了点头,随即又从自己的纳戒中掏出一个不足十厘米高,形状却如同花瓶的白色瓶子来。

   “拿去,都给大家分一点儿,两个小时之后,我要在这里看到大家精神抖擞,整装待发。”

   刀疤脸面色一怔,第一反应是觉得这瓶子会是毒药。

   王越见他不接,又往他的身前推了推,“放心,不是毒药,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刀疤脸一脸不信,但这药瓶都已经抵到了自己的胸膛口,若是不接,只怕,又结果肯定不会十分美丽。

   带着满脸的疑惑,刀疤脸缓缓地抬手接过,拧开瓶盖。赫然间,一股药香味儿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在那药草味儿中,隐隐的透着一股说不出名的清香,让人闻到之后,身心都变得无比舒畅。

   就连身后罗全等人,在闻到那股味道是,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舒畅的叹息,仿佛全身的毛孔,都在那味道的滋润下展开,浑身的疼痛,也似乎减轻了不少。

   刀疤疑惑的眼神,在一瞬间变成了狂喜。

   “大人,这是…”刀疤脸激动地看着王越,脸上又是激动,又是震惊。

   “好东西,吃了就知道。”王越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转过身,往一边儿的院门口走了。

   果然是大家风范,出手就是不凡。刀疤脸目光不舍地紧随着快步离去的王越的背影,心里感慨万千,对于王越的出手大方暮然起敬。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