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绪宁啊,你说,咱们要不要给两孩子找个乳娘?你说,万一以后不够吃怎么办?”

谢绪宁像看着白痴一样看着厉行,“奶粉,了解一下。”

“奶粉那有母乳营养好,再说了,你忘记之前的毒奶粉事件了?”厉行觉得自已简直机智。

他都想为自已的机智,点个赞了。

“厉行,你简直是直男癌晚期患者。”谢绪宁说完后又道,“你难道不担心你所谓的乳娘有传染病,你信不信,你现在敢找,X就敢给你弄一个携带隐形病毒的乳娘塞给你?”

“没……没这么吓人吧?”厉行声音都在颤抖。

要真是这样,岂不是害了自已的孙子?

谢绪宁像看着白痴一样看着厉行,“没这么严重?你怕是智障吧?你以为X为什么这么冷静的不动?”

“难道他们还想再使坏?”

厉行尖声叫着。

谢绪宁不想和厉行说话。

“动动你的猪脑子。”

粉嫩美眉梦幻公主心私房

厉行乖乖的不再说话,他承认,刚刚那一瞬间,完全是灵光一现。

也是,任何事,都是有风险的。

大不了!

让人特意盯着一家奶粉生产商。

自已人盯着生产的奶粉,总不至于生产出毒奶粉。

两个男人,都不肯回去。

可他们又帮不上什么忙。

总之,守在这里,也算是尽了心意。

医院里,虽然是有护工.

但给叶甜心擦身,洗脸之类的琐事,都还是厉擎苍一个人亲历亲为。

他老婆那么辛苦给他生了两个可爱的小宝宝,他辛苦一点,也是值得的。

同时,在叶甜心生产时,网上也在传,叶甜心是不是生产了?

一批一批粉丝们,都跑到叶甜心的微博、厉擎苍的微博等一些相关人的微博下面讯问情况。

但医院有叶琳琅守着,病房里的消息是不可能外传的。

其他的人,也不知道叶甜心情况到底如何?

当事人之一的厉擎苍也没有时间去发微博报平安。

就这样,过了几个小时后,叶甜心醒了过来。

“甜心,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想不想喝水?伤口疼不疼?”

叶甜心沙哑着声音,“厉哥哥,你问这么多,我一半会怎么回答的过来呀?”

“渴吗?”

叶甜心点头,“渴。”

厉擎苍细心的用小勺子给叶甜心喂着水,他道,“甜心,妈说,你还不能吃东西,所以,你只能先喝点。”

喝了一点水的叶甜心恢复了一些力气,她道,“厉哥哥,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健康的?”

人总是这样,在没有怀上孩子之间,会对未来的孩子有各种各样的幻想。

直到怀上孩子之后,便会将这样的幻想减到最少。

生了孩子之后,对孩子只有唯一的一个想法,那就是孩子们健康快乐就好。

叶甜心没有别的想法,她现在是真的担心孩子们有没有十根手指头、脚趾头是否齐全?眼睛耳朵有没有?

“都有,咱们的孩子,非常健康。”

厉擎苍亲吻着叶甜心的脸,他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叶甜心的响起。

“老婆,你辛苦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