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回到庄园,南宫少决抱着苏唯一沐浴完之后,两人相依相偎的靠在床上,苏唯一靠在南宫少决怀里,道:“老公!明天我们去找慕夜枭,想办法把离婚协议签了!”

   南宫少决揉着她的小脑袋道,一笑恩了一声,也没有多说什么,深谙的目光讳莫如深,不知道他此刻究竟在想着什么。

   苏唯一这样靠在他怀里,并没有察觉到南宫少决的异样,苏唯一继续开口说着,有些撒娇的意味道,“在我们结婚前,你必须还得求一次婚!”

   说着,扬起小脑袋望着南宫少决。

   南宫少决宠溺的看着她,狡黠的目光,说着道:“你说我已经向你求过多少次婚了?你还不是得同意!”

   苏唯一顿时不满的哼了一声道,“你就吃准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同意,所以你就是敷衍了事,一点都不浪漫。”

   想着今天陆西城向韩丽求婚,那样令人羡慕,虽然她现在有了少决,她觉得自己比任何女人都要幸福,可是想着那浪漫场景,怎么也想要自己心爱的男人给自己制造点浪漫。

   虽然两人的曾经的浪漫是搞了不少,但是现在南宫少决似乎变得不一样,以前冷冰冰的搞浪漫,现在柔情似水的说着肉麻的情话。

   而南宫少决倒是逗着她,道:“都老大不小了,你以为还像谈恋爱,没事有事浪漫一下!”

   话落,苏唯一顿时就不高兴,抬手垂着他的胸口,扬声道:“你什么意思嘛?你就是嫌弃我了对不对?”

   一副很生气的小样子。

   看着她突然这小暴躁的样子,他还以为苏唯一能听懂他是开玩笑,忙的哄着道:“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好!我一定再求婚一次好不好?”

   幼稚清纯mm电玩城一日游玩跟拍图片

   苏唯一嘟囔哼一声,双手紧紧的抱着南宫少决的精壮的腰肢,小声骂道:“大坏蛋!”

   *

   陆奶奶来电几次电话让陆西城将小芹送到陆家老宅去,陆西城当然也同意,看样子小芹也挺喜欢陆奶奶的,只是韩丽有些舍不得。

   更何况陆西城已经答应陆奶奶,她也不可能拒绝。

   “正好今天我们把小芹送过去,将我们的婚事告诉奶奶!”陆西城说着。

   听到这话,韩丽莫名只感觉心好慌张,害怕,“现在要告诉陆老夫人嘛?她会同意?”

   既然她已经答应陆西城,可是她总感觉这一切的幸福来得都太快了,太突然,让她总感觉有些不真实,很不安。

   陆西城看出韩丽的担心,握着她的手掌,安慰道,“放心!不会有事的!奶奶会同意的!”

   “但是……”

   韩丽还想要说什么,陆西城打断道,“走吧!我们送小芹过去!”

   说着起身朝着客厅角落里一架钢琴走去,此时小芹坐在凳子上,手指没有规律的摁着琴键。

   顺手将小芹抱起来,宠溺道:“小芹!我们去找奶奶!”

   小芹看着陆西城甜甜一笑道,“好!小芹喜欢奶奶!”

   陆西城揉着小芹的脑袋,问道:“为什么喜欢奶奶啊?”

   “……”

   “因为奶奶保护妈妈,大坏蛋就不敢欺负妈妈!”

   陆西城只是一笑着,没有多问什么,最后带着母女两人朝着陆家老宅而去。

   到了老宅,看着小芹来了,陆奶奶那慈祥面容上掩饰不住的高兴,“来来来!我的宝贝孙女,让曾奶奶抱抱!”

   小芹没有拘束的直接扑到了陆老夫人怀里。

   看着这样和谐温暖的一幕,韩丽很欣慰,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还会有这么多人疼爱着小芹,喜欢着她。

   闲聊几句,陆西城将他准备和丽丽结婚的事情告诉了陆奶奶。

   话落间,陆老夫人那有些浑浊的双眸中微微紧蹙,却也转瞬即逝,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西城你也三十岁了的,奶奶也替你的婚事着急,希望你也快点结婚,经历了这么事情,奶奶也相信你能明白事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既然你心意已决和韩小姐结婚,奶奶当然也不会阻止,只要你认为你做的是对的,奶奶都会支持你,即使你做错了,奶奶也会原谅你!”

   “……”

   陆西城看着陆老夫人,是深沉的感激,一笑道:“谢谢奶奶!”

   陆老夫人嘱咐了韩丽几句,既然她也答应和西城在一起,就要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好好照顾自己在丈夫,看得出她对韩丽并没有太多意见。

   最后陆老夫人还将一枚浅绿色的翡翠戒指交到了韩丽手中,不管从切工还是翡翠的质地都绝对是上层中的上层。

   “这是西城妈妈留下的东西,这枚戒指一直保存在我这里,她曾经说过,等到西城结婚,要将这枚戒指交给西城的妻子,现在奶奶就算终于完成了西城妈妈的遗愿了!”

   戴着戒指,感觉有千斤重般,却有不知道怎么拒绝、

   最后陆西城带着韩丽离开了老宅,因为公司有事所以陆西城将韩丽送回别墅,随即离开。

   偌大的别墅内,只有两三名佣人,看着韩丽的时候,恭敬的叫着少夫人,听着真的很不习惯。

   在书房看了会儿书,而后坐在客厅看着电视。

   无聊的按着遥控板,突然一则新闻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此刻播放的新闻正是一对夫妇出了车祸,车冲到了深河中,吊车已经将车打捞上来,将尸体搬运了出来。

   此刻他们的家人在一旁痛不欲生的哭泣着,还有一名小胖孩子也蹲在一旁,哇哇大哭不断的叫着爸爸妈妈。

   韩丽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小胖孩子,不就是那个胖女人的儿子陈昊嘛。

   一瞬,韩丽只感觉心瞬间收紧,震惊,不知道为什么心突然好不安。

   虽然两具尸体面容大了马赛克,但是从他们的身形还有穿着上,更何况一旁的那股旁孩子,这无疑不是证明着就是那对人渣夫妇。

   而新闻记者正在讲述着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是七号左右的时间……

   七号?韩丽顿时想起来,不就是参加亲子活动的那天吗?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