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鬼帅会从一等鬼将中提拔,而那些拥有资历和名气的鬼将们用十个指头也数得过来,这些鬼将们每一位站出来,也是赫赫有名的一方战将,有资历有资历,要威望有威望。但名额有限,这其中的竞争

   自然惨烈。

   这阵子张府还真是车水龙马,热闹非凡,前来拜访凌阳的鬼将及各方鬼神,几乎踏破张府门槛。

   凌阳烦不胜烦,一概借口“闭关”,闭门谢客。反正以他目前的实力,在阴间的资源已相当雄厚,实在不想拎太多累着自己。

   而他本人,也趁着月圆之际,准备施展补魂**,复活为张府牺牲的家丁护将们,才没空管这些事呢。

   补魂**倒也简单,因为元阳子那枚聚魂瓶就是专门装收支离破碎的魂魄的先天法宝,凌阳只需把聚魂瓶里的破碎魂魄放出来,再施展补魂**,吸收月光的阴气,三天三夜后,支离破碎的魂魄自可凝聚成形。

   当一个个家将们重新凝聚出实体后,一个个欣喜若狂,无不激动地向凌阳磕头。

   对于为张府牺牲的家将,凌阳自然不会摆出身为主人的架子,和颜悦色地肯定了他们的忠心护主,又赞赏他们的英勇无畏,并称,张府在这场前所未有的灾难中,之所以屹立不倒,也还多亏了大家的众志诚城,誓死悍卫。身为主人,也感念他们的忠心护主,并表示,他不会亏待每一个为张府流血的家将,他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回馈大家。

   家将们很是感动,无不向激动地凌阳表达自己的忠心。

   气氛很是感人,凌阳也很欣慰感动,七分真三分表演,演译了身为主子面对忠心仆人的感动和欣慰。

   ……

   张府最为偏僻的小院子里,这儿整间院子挂满了浆洗好的衣服,清一色古服外,其中还零星挂了几套现代服饰,白T恤、牛仔裤、长风衣之类的,这令才刚进入张府为仆的几名女仆很是激动。

   一眼就让你迷上她

   “王丽,你看你看,想来张府也有现代人,咱们总算有伴了。”钱玉英很是激动,进入张府,就被森严的等级制度压得喘不过气来,生怕行将踏错被这些古板守旧又不知变通的管事们惩罚。现在总算发现张府有可能还有她们的现代同行,如何不高兴?

   一身青衣腰缠白色汗巾子的王丽也有些意外地看了晾晒在绳子上的现代服饰,又有些泄气,说:“是个男的,也没什么希望了。”

   “为什么?”钱玉英不解。

   王丽撇唇:“咱们俩,要身材没身材,要颜值没颜值,就算向人家求救,估计也不会甩咱们。”男人嘛,只会帮助美女,和替美女服务的。至于她们这样的长相,得了,还是不要去奢想了。

   钱玉英垮下脸来,闷闷地道:“这倒也是。”

   忽然一个严厉的声音响来:“你们两个在这儿嘀咕什么?还不干活去?”

   二女吓得一溜烟奔进了院子,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

   凌阳从密室出来,去了元阳子夫妇平时居住的院子慕云斋,自李氏投胎而去,元阳子升天,这处张府最中心之地,就空了下来,如今冷冷清清的,已没了以往一踏入院子就倍感亲切的劲儿,凌阳鼻子有些发酸。

   慕云斋的女管事向凌阳施礼:“公子,您来了,请里头坐。”

   凌阳默默地进入屋子,厅堂没什么变化,可又有不小的变化,驻足厅常正中,观看半晌,方明白过来,没了烟火气息的地方,就冷清到陌生的地步了。

   坐在临窗矮榻上,打量屋子里的摆设,屋里的家具没有变,只是六尺高的多宝阁大都空了,白底绘红梅的天鹅玉瓶里的鲜花也没了,只剩下空空的花瓶突兀地摆在那,单调又硌眼。四季都会更换的椅垫椅靠也全被收走了,就是床罩被单也都没了,光秃秃的,已毫无生活气息,不由皱了皱眉:“师娘师父才离开不久,你们一个个的就开始偷奸躲懒?”

   凌阳语气严厉,加上修为的目益高升,长期处以高位发号施令所形成的威严,也是相当慑人的,女管家吓得身子一抖,肥胖的身子就矮了下来,她伏在地上,颤声道:“公子息怒,请听奴婢解释。”

   “说。”凌阳一手撑在矮榻旁的几子上,一手撑在膝盖上,身子微微前倾,更是把女管家压迫得心脏怦怦作跳。

   “公子,夫人投胎而去,主人也升了天……”

   一个突兀的声音忽然响来:“刘管家,奴婢特地奉李管家的吩咐……”声音的主人站在门口,看着跪在地上的刘管家,忽然消音,目光直愣愣地看着坐在榻上的凌阳。

   凌阳抬头看着眼前的丫鬟,目光又皱了起来。

   刘管家回头瞪了二女,低吼道:“放肆,三等丫鬟怎可擅闯主人院子?还不赶紧滚出去。”

   “我,我们并无擅闯之意,只是奉李管事的吩咐……”其中一名丫鬟结结巴巴地解释。

   “还狡辩,出去!出去。”刘管家又气又怒,自己最为狼狈的一面让这低等丫鬟给瞧到了,面子上挂不住,又怕凌阳会认为她管束不力,语气更是严厉,“出去。身为三等丫鬟居然擅闯主人院子,回去告诉李加荣,仔细她的皮。”

   丫鬟吓得面色发白,下意识看了看凌阳。后者却微微是皱了眉头。丫鬟被凌阳那不带感情的目光盯得心都凉了,急匆匆离去。

   “真是太不懂规矩了。”刘管家冲着丫鬟的背影骂了句,又向凌阳磕头解释:“公子请息怒,这丫鬟是才进府的,还没有被调教好,不懂规矩,无意冲撞了公子,还望公子恕罪。”

   凌阳淡淡地道:“此事先撇一边去,先说说这屋子是怎么回事。”

   刘管家解释说:“公子,夫人投胎而去,主人也升了天屋子就空了下来。屋子里的一应家具摆设,在没了烟火气息后,就容易生灰或发霉走味。奴婢为了更好的照顾慕云斋,也只能把能收的都收起来。不然这些床铺被褥衣服迟早要放坏掉的。还有这些家具,也要套上防尘罩,以防沾上灰尘,到时候就不好打理了。”

   “你这个解释,还强差人意。”凌阳轻叩桌面,又打量了厅堂的陈设,有些不满,“别以为师父师娘离开了,无人管到你了,你就可以高枕无忧。慕云斋不管有无人居住,必须得仔细打理,不可懈怠。”凌阳起身,指着屋子里光秃秃的花瓶,说:“既然你也知道,久无人居住的房子,会产生霉味,那就更该仔细打理,花瓶也要插上时令鲜花,院子里的一应植物花卉,更该仔细照料。而不是任其衰败下去。”

   慑于凌阳的威严,刘管家连声称是,表示不敢再怠慢,一定好生打理。

   ------题外话------

   今天更新有些迟,让大家久等了,稿子进行了一次大改,耽误了时间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