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这是个证件。

墨绿的本本儿,杨警官面带疑惑的接过,打开一看,忽然就凝住了。

本子上清晰地写着“GA部特勤局特务部E组组长、国家宗教事务局特事处尖刀队队E组组长、ZNH二级供奉。”上头盖着大红色的只有一号才能用得上的公章,下边还有某位大人物的亲笔签名。

杨警官也是体制人物,尽管没有见过这些证件所含威力,也不知道这所谓的特务部是啥玩意,尖刀队又是啥东东,但“供奉”二字,以及由一号亲自签名并盖的章所代表的杀伤力,还是知道一二的。

杨警官看张韵瑶的脸色就变了,拿着证件的手也颤抖了起来。

张韵瑶神色冷傲,这时候的她,也不再有张家公主的良善清灵,只有说不尽的威严肃杀,就是见惯了各种大场面的杨警官,也忍不住心头发怵了。

杨警官的脸色,使得张韵瑶内心得意地笑了,这修为见涨就是有这点好处,手上的证件随时都会变更。她现在的身手,在组员里已无敌手了,就是ZNH里那些拿着高薪被当成祖宗一样供着的供奉,比如连云道长无为大师之类的一级供奉,完全不是她的对手,要不是她一心低调,估计早已成为特级供奉了。

但饶是如此,单凭这个由一号亲自签发的证件,以及二级供奉,也可以牛冠全华夏国了。

杨警官自然也明白“供奉”二字所代表的含义,吓得双腿都在打颤。

忍不住小小声道:“张小姐真是国家供奉?”

“你没必要知道。”张韵瑶淡淡地道。

杨警官一个激灵,知道他遇上真神了。

安静的美丽女子

众人见杨警官拿着个证件后,就忤在那不动了,很是不满,一个霍家年轻人上前就要去抢过那证件,“什么证件呀,我才不管你有多大的后台,就是国家主席在后头给你撑腰,你照样得以命抵命。”

杨警官正愣神间,证件居然被抢走了,一个激灵,一声震天怒吼:“放肆。”一个擒拿手使过去,捉住对方的手腕,这位霍姓年轻人就惨叫震天。

“啊……救命呀,手要断啦……”这位年轻人杀猪般叫了起来,身子弓成了虾。

杨警官轻松夺过证件,吓得心脏怦怦直跳,他可没错过证件上还写有一行大字。该证件主人可是属于4S级保密的人物,要是让不相干的人知道了,说不定他小命也要玩完,因此才会在情急之下,不知不觉中使出了全力,把那年轻人痛得半死,手腕几乎被折断。

霍家人懵了,就是代表首长来关注秦俊然的ZNH办公厅主任也很是不满地看着杨警官,冷声质问:“杨素同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杨警官这时候也顾不得这位通了天的大人物了,赶紧对张韵瑶说:“凶手的身份……”

“我知道凶手,不过,我不会告诉你的。现在,告诉我,秦爷爷和霍叔叔的肉身可有保存完好?”

杨警官轻声问:“您真有把握救回死者?”

“只要肉身保存完好。”

“放心,肉身都保存完好。”

张韵瑶就说:“三天时间,会有人把他们救回来。等他们醒来后,就让他们告诉你们真相吧。”她看着众人,“不想霍叔叔秦爷爷活的人,就继续留在张家吧。”

众人你望我,我望你,不知该说什么。

唯有一个老人斥道:“好大的口气,我是亲眼瞧过秦老的尸体的,是真的死了,你还能救回他不成?”

这老人的话惹来霍家年轻人的一致认可,纷纷说张韵瑶是想拖延时间,不能让他跑了。

张韵瑶冰冷的目光横过去,这些人只觉心头一颤,心脏发紧,声音不由自主就低了下去。

“我救人,是情份,并不是义务。不救,也是我的自由,这点你们务必要搞清楚。”

她又看着霍老,“霍爷爷,这个世上,还存在许多未知之谜。请不要用你们凡人的思想来看待。”

霍老看着张韵瑶,声音嘶哑地问:“韵瑶,你的意思是,你有法子,救回盛伟?”

“不是我有法子,而是别人有。”张韵瑶犹豫了下,又说:“霍爷爷,那个人……霍爷爷不必担心,再耐心等待三天,秦爷爷和霍叔叔就会醒来的,到时候,一切真相就大白了。”她横着看着刚才对她恶语相向的霍家人,冷笑一声:“到时候,那些曾污陷我的人,务必要向我磕头道歉。”

霍家人见她说得如此坚决,一时间倒是怔住了,反而在心头想着:该不会真不是她杀的吧?

……

玉泉山庄,张韵瑶一改以往乖宝宝形像,以凶悍的面容稳定了局面,被派去的警力也撤走了,所有人各就各位。玉泉山庄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负责请来侦查案件的杨素及另一位刑警也在一番犹豫后,当众表示,张韵瑶和凌阳已被排除嫌疑,凶手只有一个,就是那个借霍老借鞋的怪人。

这句引来霍家的质疑和指责,杨素厉声道:“因件案子已涉及到国家最高机密,以我等普通刑警的身份已无权查勘,我会向上头申请,请派特殊人才前来。”

“特殊人才?什么特殊人才?”大家都纳闷了,不就是个凶杀案嘛,凶手身份神秘了些,嫌疑人和被害者身份都不简单了些,除此之外,这个依然只是刑事案件呀,也属于刑警职权范围才是。怎么就涉及到国家机密上头去了。

杨素回答:“涉及国家机密,无可奉告,不过,我们会如实把事件经过,向上反应。”看着一群义愤填膺的霍家人,又道:“以张小姐的身份,或许她真能救回秦老和霍部长。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至于揖拿凶手,凶手身份特殊,我会向上申请请特殊部门处理。”

众人越发云里雾去了,只是,当他们瞧到一群神色肃杀,凭空出现在张家外院,个个头戴面具的人,自称是奉命前来接管秦霍死亡事件时,一个个心头发毛。

在场诸位老人,好歹也是顶尖叙列中人,活了大半辈子,却不知道国家何时还有这些神秘人物。

杨素虽是刑警,却也从未接触过这类人,也从来没听说过国家还有这类神秘人物,既激动又紧张地上前,哆嗦着道:“首,首长……”

一个头戴恶鬼面具的人打断他的话:“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已由我们接管,这儿已没你们的事了,不相干的人请速速离开。”

杨素无耐,尽管他还想呆,但这些人看起来极不好惹,也只得领着人离去了。

接下来就是一群老人了,这些老人向来受惯了尊敬,就是当今领导人见了他们也都是客客气气的,但这些人却是毫不客气地“请”他们离开,并还责令他们对秦霍事件保密,这令向来尊贵惯了的老人们格外不舒服了,更惹得霍家人不满,霍盛伟的堂兄霍盛清不满地质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态度?我们可是受害者家属,我们有权知道真相。”

------题外话------

签约了,可以砸石头和鲜花了,亲们赶紧朝我砸来吧。接下来要配合编辑的宣传,更新进度会略微加快,

亲们手头要是有评价票,统统砸来哈,一定要打5分评价哦,评价分越高,宣传力度就会加强,拜托了各位。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