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心中似有绚烂的烟火在盛放,冲天而起,一如他此刻的心境,倘若此刻面前没有其他人,倘若,他如今不用顾及其他,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冲上前去,将锦世抱起,紧紧的保住,就好像他们从未分离过一样。

可是,狂喜之下,他还是没有乱了分寸,眼前的燕长生似乎并没有认出锦世,那他,便更不能先说出锦世的身份,更何况,现在林轩与刘世锦狼狈为奸,若是此时让锦世身份早早昭示天下,只会叫锦世往后难以见人。

就算心中已经如熔岩喷溅一般热烈,他也只能维系面上这如冰雪一般冷淡,是为了锦世,也是为了他们的以后。

“朕来,是因为武王爷听说他的心上人不见了,武王爷回到康城后要与朕拼命。武王爷身上带伤,不宜奔波,人是在朕眼皮子底下不见得,朕有必要帮武王爷把人找回来。朕寻思着,那程小七听说武王爷受伤了,应该是一路寻来了。”

“所以,朕便一路找过来了,方才朕在路上正好碰到了传信的人,知道你们在此休息,也得知程小七恰好在这儿,便过来看看。”

至始至终,慕凌寒都未提及南粤国公主半个字,似乎方才他那般炙热的眼神只是旁人的错觉,他看着燕长生,神色是那般的冷漠淡然,语气也是一如既往的冰冷,叫人看不出一丝端倪。

燕长生方才心中是有片刻的怀疑,但见慕凌寒神色如此正常,加上慕凌寒并未对这南粤国公主起什么兴趣,连一句简单的问候都没有,那般的冷淡,燕长生心中的怀疑也消失了。

这样冷淡对待别的女人,确实是慕凌寒的作风,想到这儿,他也没有继续深究,只是指了指后头的帐篷,道。

“是公主阴差阳错救下了程小七,这会儿程小七正在公主帐篷中休息,公主听说了程小七是武王爷的人,所以方才便让我给武王爷传信,谁知道这么巧,居然半路遇到了皇上。皇上日理万机,还要抽空替武王爷找心上人,若是被武王爷知道,定会十分感动的。”

“其实,皇上可不必辛劳亲自跑上一趟,明日我们便启程回康城了,要不了几天,武王爷便能重新见到他的心上人了。”这话是带着几分揶揄的,燕长生也不信慕凌寒听不出来。

也只有孙尚武才能叫慕凌寒亲自跑上这一趟,帮自己寻找心上人了,旁人是想都不敢想有这样的待遇的。不过,慕凌寒来上这一趟,至少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慕凌寒至少对锦世没有残念,因为对这与锦世有几分相像的南粤国公主,慕凌寒并未多看两眼。

如此,他便也放心一些了,燕长生松了一口气,转向一旁。

粉嫩郭南汐的纯净气息

“这位便是南粤国公主,公主,见过皇上……”

公孙锦世一直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慕凌寒,眼中万千思绪凝聚,她微微低头,掩饰了自己眼神中的失落,虽然,她早知道凌寒可能不记得她,但再次与凌寒相见,心中还是有些酸楚。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