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我认识人,你放心吧!”

周子旭对她眨眨眼,想出去从仓房里搬回来木头绊子,和仅剩的一水桶煤块。

结果推门就推了半天,昨晚的雪太大,把门给堵上了。

“这雪,太大了。”

周子旭推开门往院子里一看,一片白茫茫,地面上,像是撒了一层细碎的精盐,阳光照在上面,很是晃眼睛。

“是呀,可真漂亮。”

陆思慧跟在他身后,看到门外这雪天一色,感慨了一句。

周子旭抿抿唇没有说话,一会儿扫雪可是一项大工程了。

拿了煤和绊子回屋,他皱眉说了句。

“这些根本就烧不了一天,如果明天还买不来煤,就让建国去我爷爷家住。”

过去点炉子,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

“那锅炉不得冻了?”

清丽脱俗的气质美女图片灵气逼人

陆思慧皱眉看着那可怜的一水桶煤块,这时候烧的炉子是带锅炉的,锅炉连着暖气,要往里面添水的,水暖,热的慢,凉的也慢。

“放水呗!能怎么样?总不能把建国冻坏了吧?”

周子旭耸耸肩,多容易解决的事情?

炉子里放上毛柴,再放进去木绊子,点燃打火机开始点火。

很快火苗就起来了,陆建国忙把水桶抬起来,小心的往里面倒煤,

“小心点,别压灭了。”

周子旭嘱咐一句,那边陆思慧已经开始准备洗漱。

看到缸里已经冻了冰,她好看的眉皱起来,找了擀面杖过来,把上面的薄冰砸开。

“思慧,你真聪明。”

身后传来周子旭夸赞的声音,陆思慧心情大好,笑着回头看了他一眼。

“学到本事了吧?叫我声师傅。”

周子旭就喜欢看她这傲娇的小摸样,真就顺着她的心喊了声:“师傅。”

吃过早饭,俩人就出门发动车,好半天也发动不着,水箱冻了。

“这天气,冻死人算了。”

周子旭跳下车骂了句,进屋烧开水浇水箱,忙乎了半个多小时,才把车发动着。

“再不着火老子砸了你。”

他气的骂了句,陆思慧看着地上的冰皱眉:“建国,一会儿没事的时候,你出来把这些冰都砸了。”

邻居住着几位老人,她怕把他们滑倒了。

车打着火又预热了一会儿,周子旭才开车朝部队赶去。

这一耽搁,到部队的时候就迟到了。

最上火的是,每天部队都不来人,偏偏今天首长们来检查了。

其中就包括周百川,在团长办公室里,阴沉着脸,不时看一眼手表。

“太不像话了,身为团长,怎么可以迟到?”

“雪天路滑,难免的,你别生气。”

张政委忙给他灭火,勤务兵端来茶水,笑意盈盈的看着盛怒的军长。

“他天天迟到吗?”

勤务兵已经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了,还是被周百川发现,劈头盖脑的问了一句。

“我们团长以前没迟到过,就今天一次。”

勤务兵吓的急忙立正敬礼,帮周子旭开脱。

“你不用骗我,他肯定不止这一次。”

正教训勤务兵呢,就听到窗户外传来刹车声,玻璃上都是窗花,也看不清楚外面的情况。

周百川对着勤务兵看了一眼:“去看看,是不是你们团长?如果是,让他马上进来见我。”

Post Author: admin